社论:小国大外交是生存之道

社论

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多个中东与北非国家,上个月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并对后者实施海陆空封锁。过后,它们向卡塔尔开出13条条款。除了要求赔偿之外,其中一条是要卡塔尔在军事、政治、社会与经济政策上,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站在同一条阵线。卡塔尔这个中东小国的独立自主性,受到严峻的考验。

卡塔尔的命运,在新加坡掀起了一场小国外交政策的辩论。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在一篇评论中以卡塔尔为鉴指出,小国应有小国的作为,在外交上应该谨慎行事。在评论大国之间的事务时,小国应该尽量克制。这名前资深外交官表示,在后李光耀时代,我们很可能再也不会有另一个像李光耀一样获得全球敬重的政治家。因此,我们的外交行为,应该做出重大的改变。

马凯硕的言论,引发巡回大使比拉哈里的严厉批评。比拉哈里指出,国家的权力不对称,不表示我们须向他国屈膝或接受附属关系是外交关系的常态。他表示,第一代领袖赢得大国的尊重,以及新加坡的生存与繁荣,并非是靠摇尾乞怜而取得。

在地缘政治急速改变的环境,新加坡应该坚守建国五十多年来引领我们迈向成功的外交理念与政策,抑或放弃小国大外交的雄略,接受小国无外交的命运?在装甲车遭扣留事件后,这个课题引起不少国人的关切。有些人将最近的外交风波,归咎于我国的外交姿态不够灵活。

其实,任何国家的外交政策,都是致力于广交朋友,新加坡这个小国更是如此。然而,当国家利益受损时,我们是逆来顺受,以维持与他国的“友好”关系,或是站稳脚步,坚守我们的立场?显然的,在涉及国家利益时,新加坡向来都是坚持原则,摆事实,讲道理,也因此在国际舞台上,享有一定的地位。因此,了解新加坡外交政策的原则,有助于解释我国的外交姿态。

前天,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阐述我国外交政策的原则时指出,新加坡虽然是一个小国,但我们绝不成为大国的附庸国。我们不被收买,也不受欺负。其次,我们促进法治和国际规范的全球秩序,包括维护多边的全球贸易体系,并在这些课题上坚定不移地表态,让人们清楚我们的立场。第三,我们必须是个有信誉且立场一致的伙伴,并在国际事务上,扮演建设性的角色。我们扮演诚实中间人的角色,公平与公开地与各方打交道。

换句话说,新加坡这个小红点,将继续推行小国大外交的战略,以捍卫我们的独立与主权,并突破地理的局限,在全球寻找机会。维文医生指出,正因为我们是个小国,在必要时更得站起来捍卫自身的利益。

要有效推行小国大外交的战略,维文医生提出了两个先决条件。一是新加坡必须有一个成功与蓬勃发展的经济,并对其他国家有一定的实用价值;二是凝聚内部的共识,让国人对新加坡核心利益及外交政策的重心,有共同的认知。

实际上,新加坡这个小红点的发展经验,对不少国家还有借鉴的意义。我们在国际舞台上,也为区域及国际组织 出谋献策,发挥了我们的价值。这个优势,相信会持续下去。相对上,在社交媒体普及化及资讯碎片化的时代,凝聚内部的共识,面对的挑战会比较大。

新加坡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我们须确保国人能超越族群、宗教、文化认同及狭隘的商业利益,以新加坡的国家利益为先,捍卫我们的独立与主权。在地缘政治瞬息万变的当下,我们当然要审时度势,拓展外交与经济空间。但对于大是大非的问题,我们应一如既往地据理力争,才能受到应有的尊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