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印尼根治极端主义有利稳定

社论

印度尼西亚国会核准总统佐科全面查禁极端组织和打击极端主义的政令,显示印尼的行政和立法都展现出根治强硬派穆斯林与极端主义纠缠政治的政治意志,有助阻止伊斯兰极端主义在这个穆斯林大国继续生根蔓延。

早在印尼独立前,就有保守派穆斯林要求在建国五原则的前言中,加入“穆斯林必须实施伊斯兰法”的主张,但当时自由派穆斯林占多数,所以保守派在独立建国的过程中未能产生较大的影响。

强人总统苏哈多上台后,利用伊斯兰团体对付印尼共产党。印共剿清后,苏哈多大力倡导建国五原则,打压激进的伊斯兰力量和政敌,以巩固自身政权。另一方面,苏哈多也利用宗教力量,争取穆斯林的支持,例如大规模兴建清真寺、到麦加朝圣等。伊斯兰成了苏哈多及其统治集团的政治工具,使得印尼出现政治伊斯兰。

苏哈多倒台后,印尼的强硬派穆斯林力量在过去10多年间重整崛起。没有军人背景的佐科上台后,其政治对手联合强硬派穆斯林,对抗他及他的门徒钟万学,并成功在今年4月的雅加达首长选举中将钟万学拉下马。

雅加达新任首长阿尼斯及其政党之前在竞选时,与强硬派的伊斯兰捍卫者阵线合作,宣扬伊斯兰主义与种族主义。最近宣誓就职时,他还着意提倡土著和非土著之分。若种族主义和宗教结合,成为印尼政客的操弄工具,被利用来保障和扩大既得利益,这将成为非常危险的先例,可能撕裂印尼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信仰的社会,不利于其稳定发展。马来西亚政客操弄种族主义和宗教信仰,导致族群出现对立,还有缅甸罗兴亚问题沾染宗教因素,以致若开邦冲突无解,都是印尼须警惕的前车之鉴。

另一方面,数以千计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外籍圣战分子将潜入东南亚地区,若印尼没有政治意志力抑制极端组织抬头,就可能沦为这些圣战分子苟延残喘甚至死灰复燃的温床,菲律宾的马拉维事件随时可能在印尼出现。

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强硬派穆斯林中的极端主义和原教旨主义一旦蔓延开来,将对印尼乃至于东南亚地区的稳定与和平构成威胁。

今年7月,佐科签署政令,授权政府不经审讯就解散任何抵触印尼建国五原则的组织。任何人主张或散布违反建国五原则的意识形态,一旦罪名成立,最少须面对六个月徒刑,最长刑期则是终身监禁。佐科签署政令后,政府已下令解散强硬派的伊斯兰解放党。政令获得国会核准,也获得主流穆斯林支持,意味着大多数印尼穆斯林希望根治强硬派穆斯林和极端主义纠缠的问题。

佐科签署的政令“禁止任何团体污蔑、诽谤或亵渎任何印尼宗教”,授权政府不经审讯解散抵触建国五原则的团体,保护诸如什叶派和阿末迪亚教派的少数群体。人权组织认为,不经审讯即可解散团体组织,使得印尼民主化倒退到苏哈多时代;有强硬派穆斯林团体已就此提出司法挑战。民主化不应成为极端主义滋长的借口,印尼人民和政治领袖必须思考如何平衡民主化和反极端主义。

无可否认的是,佐科政府提出压制强硬派穆斯林的政令,有政治方面的考量。如无意外,佐科将在2019年总统大选寻求连任。若他现在不设法控制强硬派穆斯林的实力,届时其政治对手很可能依样画葫芦,钟万学的败选两年后可能在佐科身上重演。

印尼政府在反恐方面卓有建树,但在对付宗教极端保守主义、原教旨主义、排他主义和宗派主义方面显然力有不逮。此次通过政令和立法手段查禁极端组织,以及推出其他计划压制强硬派穆斯林团体,强化建国五原则的宣导与教育,或许能从根本上制止极端主义蔓延。长期而言,这对印尼和区域安全稳定有利。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