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尽快解开经济全球化死穴

就在达沃斯论坛召开前夕,非政府组织乐施会昨天公布了全球财富报告,就世界性的贫富悬殊情况进一步恶化提出警告,并呼吁各国政府严正看待这个问题,提高最低工资并增加征收财富税,以免分配日益不公的现象腐蚀人们对全球化的支持。报告说,在10个国家对7万人的调查发现,接近三分之二形容解决贫富悬殊问题是当务之急。孔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确实是百世不易的道理,无论是从应对逆全球化挑战,或者单纯从道义上说,缓解贫富悬殊已经刻不容缓。

乐施会报告指出,全世界在2018年所创造的财富,82%归最富有的1%人口所拥有,世界最贫穷的37亿人的财富则丝毫没有增加。报告说,在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后,亿万富豪的财富从2010年经济复苏时便平均增加13%,比普通工薪者的加薪幅度快六倍。从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每两天就产生一名亿万富豪,速度前所未见。全球五大时装品牌公司的任何一个总裁的四天薪水,就相当于一个孟加拉车衣工人一年的收入。报告引述瑞士信贷银行说,42名亿万富豪的总资产相当于全球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显示了既有经济体系的巨大不公。

类似让人不安甚至愤怒的例子在报告中比比皆是,具体地刻画了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不公不义。法国经济学者皮凯蒂2014年在其名著《21世纪资本论》里已经揭示,资本的增幅远快于工资。经济全球化下资本自由流动所产生的巨大效益,让这种差距变本加厉。持平而论,经济全球化的确提高了效率,并且造福全人类。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经济全球化提高了世界人口脱贫的速度,从1981年至2010年,尽管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增加了60%,每天生活费不足1.25美元的贫穷人口却从50%下降到20%。

因此,对待经济全球化切忌简单地将之妖魔化。然而,对于经济全球化所导致的贫富悬殊,同样也不能坐视不理。以当前英国政坛爆发的脱欧危机为例子,英国政府同欧盟的脱欧协议遭国会压倒性否决,反映英国民意很清楚跟欧盟保持经济联系的巨大好处,但是此前所通过的脱欧公投,却显示英国民意不满同欧盟的经济联系所产生的弊端,除了大量移民涌入,贫富差距扩大也是重要原因。见微知著,类似英国脱欧民意的民粹主义现象在世界各国的崛起,表明全球化的负面因素已经危及全球化自身,难以为继。

作为全球化最具代表性的象征,云集达沃斯论坛的政商精英都是其中的获益方。乐施会报告的发布时机,意在沛公的用心甚明。必须肯定的是,报告除了罗列全球化的弊端,也提出了改革意见。报告建议,在限制股东和企业高管的所得之际,也必须提高普通员工的最低工资,并且修改税制以避免富豪和大企业避税和逃税。此前公诸于世的“天堂文件”揭露,全球的统治精英乐于规避自己的纳税义务,苹果公司更因此在海外私藏了2520亿美元现金。有统计称,跨国企业每年逃漏税高达5000亿美元。尤有甚者,一些政府如美国还在继续为企业减税。

这些企业和政商界精英之所以能致富,当然不全靠逃漏税,全球化的经济效益也是重要原因。但是,当越来越多世人意识到全球化只造福这群少许精英,自己却无法获益或相对贫困时,对全球化的支持必然减弱,首当其冲的只会是这些富豪和企业。虽然乐施会报告所提出的改革建议,未必就没有争议(最低工资会否导致低收入员工更难找到工作,依然是经济学界激辩的课题),可是“一切如常”的日子已经过去,改变必须尽快开始。达沃斯论坛的衮衮诸公,可不慎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