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印尼必须加大力度管控烟霾

社论 

过去几个星期来,印度尼西亚出现的林火火点越来越多,跨境烟霾问题也有随之恶化的趋势。我国的情况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达到不健康的水平,但空气污染指数也已逼近101点的不健康范围。

我国环境局前天已发出预警,接下来几天虽然可能会有阵雨,但从东南方和南方吹来的风,将把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的烟雾吹来,使烟霾情况恶化。我国空气质量可能从“适中”变成“不健康”水平。当局因此吁请公众,到户外活动,可先参考一小时PM2.5指数,了解空气质量。

毫无疑问,烟霾情况一旦恶化,国人的生活作息和健康都将和前几年那样蒙受恶劣影响。那时,我们被逼采取种种防御措施,如戴口罩,尽量减少户外活动,一些人则抵制涉及烧芭的种植业者的产品,希望以市场力量还击罪魁祸首。但总得来说,成效还是不尽如人意,毕竟烟霾来自境外,不是我们控制得了的。

烟霾的危害性是多方面的,就健康与生活作息而言,首当其冲,受害最大的其实就是印尼本身的国民。比方在廖内省,林火引发的有毒烟霾越来越浓,已迫使当局下令数千所学校停课,让孩童减少外出,以防健康受危害。据报道,该省有近30万人患上呼吸道疾病。而烟霾的跨境影响,则是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文莱这三个印尼邻邦都能深切感受的。如西马半岛的雪兰莪及彭亨,日前就因烟霾情况恶化,造成45所中小学必须停课。在东马的砂拉越日前也因空污指数达到200点而宣布409所中小学停课,受影响学生人数高达15万多人。怡保机场昨天一些班机的降落甚至受阻。

多个星期来,烟霾严重影响马来西亚,日前还引起两国部长的隔空过招。马方向印方提出外交照会,要求加大力度扑灭林火,印方官员则一度否认烟霾来自印尼。但是,事实胜于雄辩,根据总部设立在我国的亚细安气象中心的声明,数据显示烟霾确实是来自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这两地的火点如今已达到1000多个。

值得研究的是,为什么经过约三年的缓解后,印尼烟霾的情况今年会突然急转直下,再度明显恶化。早在上个月初,印尼政府就宣布婆罗洲加里曼丹省和苏门答腊岛上的六个省分进入紧急状态,国家灾害应变总署也调度数以千计军警人员投入扑灭森林大火的行动。不过,情况至今并没有改善的迹象。

毫无疑问,印尼总统佐科是决心要控制林火的。上个月初,他在动身访问马国和新加坡前夕,在雅加达出席一场部长会议时,对印尼今年的热点激增表示震惊,并下令军方、警方、减灾署和其他相关机构全力预防和提早探测热点,以制止火灾扩散。佐科还说:“如果我们无法解决烟霾问题,我们就愧对于其他国家。我已经告知武装部队总司令和警察首长,任何未能解决森林和陆地火灾的官员都一律开除。”

这样的严厉措辞,似乎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个中原因何在,也许只有当事国才清楚。而找出原因,才能对症下药,因此,我们只能希望佐科政府能在这方面加大力度,探求真相和制定对策。否则的话,如果情况持续恶化,亚细安各国在2016年所采纳的无烟霾路线图,将会半途而废。这个路线图明确声言,要争取在2020年之前在本区域实现“无烟霾”目标。这个路线图让亚细安在对抗跨境烟霾问题上,拥有一个“有期限”和“以具体行动为导向”的框架,并与《亚细安跨境烟霾污染协定》下的抗烟霾工作形成互补。

目前是世界经济山雨欲来的时刻,也是亚细安各国必须加大合作力度应对的关键时刻,烟霾恶化不但是很煞风景的事,也为不明朗的经济前景加重人为的消极因素。因此,希望印尼政府除了本身加大灭火力度,也充分利用既有的亚细安合作平台,继续为“无烟霾”目标保驾护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