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推进渐进式薪金恰逢其时

渐进式薪金模式再度成为话题。(档案照片)
渐进式薪金模式再度成为话题。(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在本年度财政预算案公布,国会即将开始辩论之际,渐进式薪金模式再度成为话题。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在一论坛回答工运代表时指出,新加坡的渐进式薪金模式具备可持续性,并表示国会在辩论预算案时会有所讨论。全国职工总会上周则宣布,加速和扩大推行渐进式薪金模式,将是今年的工作重点。在疫情阴影还未散去的情况下讨论预算案,或也是推进渐进式薪金的理想时刻。

职总秘书长黄志明在记者会介绍工运年度工作重点时透露,食品服务业、零售业、分层地契管理业、害虫管理业和太阳能科技业是垃圾管理业之外,有可能加速和扩大推行渐进式薪金模式的行业领域。如果能在这些行业落实渐进薪金,估计能惠及多达8万名中低收入员工,其中食品服务业和零售业就涉及约7万名员工,因此职总希望这两个行业能在两三年内落实。

本来,各行各业面对疫情的冲击,如何求存并尽可能保住员工饭碗,才是燃眉之急。本年度的预算案也把握了这个重点,投入不少资源来支援企业和员工。但就如王瑞杰在预算案演说里所强调的,在满足当下需求的同时,新加坡也绝不能停止对未来的思考,因为这是新加坡与众不同的求存之道。所以,预算案一方面就应对疫情继续大力拨款,另一方面也提出诸如《国家重大建设借贷法令》的做法,要发行以百亿元计的绿色公债,为后代谋规划。

在此刻加速和扩大推行渐进式薪金模式,正是基于同样的道理。渐进式薪金的逻辑,就是要在提升低收入群体的劳动待遇之余,避免最低工资制度一刀切的粗暴做法对行业的冲击。作为劳动力的价格信号,薪金由市场供需和生产力这两大因素所决定。冠病疫情导致各地封城锁国,切断了人员的自由流动。这意味着外来劳动力的供应出现短缺,自然有利于本地员工的议价能力。

但是,如果员工的生产力没有相应的提高,强行推高薪水,不只会加重企业的成本负担,更可能把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所以,员工不能只依赖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变化,来期待薪水的提高,也必须通过持续的学习和技能提升,来创造更多的价值,以支付自己新增的收入。另外一个被忽略的因素,还在于市场对不少工作的价值普遍低估的现象。冠病疫情让社会意识到“必要服务”前线人员的重要性,他们无法居家上班,必须冒险保障社会的正常运转。政府决定提高医护人员的薪金,反映的就是对这类“必要工作”的尊重。

在职总的规划里,牵涉约7万名员工的食品服务业和零售业影响最大,不只是对从业员的收入,更关系到广大消费者的生活费负担。由于企业和从业员的数量相对庞大,推进渐进薪金的一个可能办法,是让有实力的企业先行。毕竟这两大行业有为数众多的微型和小型企业,它们未必有能力落实渐进薪金。由具规模的企业先行,也能够让市场力量有发挥的空间,逐渐汰弱留强,最终实现在全行业落实模式的目的。

冠病疫情不只全面冲击经济,更暴露了贫富差距的严重社会后果,低收入群体面对更大的生存压力和威胁。这个现象在不少国家已经恶化为政治对立和冲突。新加坡能够避开这一危机,显示社会有足够的韧性。但是,贫富差距所导致的社会不平等问题,还是必须予以足够的正视,以便尽早对治。渐进薪金模式或许就是整帖药方中的重要搭配之一。要实现这个公共善,全社会都必须出一分力。西洋谚语说“勿让一场危机白白浪费”,若我们能因疫情而缩小收入差距,也未尝不是因祸得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