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大流行的政治期中考评测

对抗冠病大流行已变成一场长期战役。(严宣融摄)
对抗冠病大流行已变成一场长期战役。(严宣融摄)

字体大小:

2021年9月7日

冠病大流行是对世界各国政治的一场压力测试,有的国家初期应试表现不佳,但后来居上,有的国家初期表现了了,但后劲不足,有的则从疫情开始至今都挺不住压力。

在疫情面前,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美国等国的政治备受考验,也有国家目前看来通过了测试,如中国、越南、新西兰、新加坡、德国等。日本在压力下完成举行奥运会和残奥会的重责大任,但首相菅义伟反而受拖累,宣布不寻求蝉联自民党党魁。菅义伟任相一年期间,因坚决办好奥运会而遭遇反对声浪,支持率跌至谷底,以致被党内抛弃。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把疫情当作政治工具,无视病例飙升,最终在去年大选中马失前蹄。

东南亚不少国家也面对许多挑战。泰国现政府靠军事政变上台,本不得民心,如今又因控制不了疫情,而面对反对党和民间不断加大的压力。马来西亚在疫情期间更是两度换政府。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在疫情前享有较高的支持率,但抗疫不力也导致支持率跌至五年新低。

这些国家的经验显示,政治不靖加剧了疫情,疫情又反过来导致本就存在的政治矛盾恶化,使得疫情政情陷入恶性循环。

抗疫做得好不好,与民主或专制体制无关,因为一些民主国家表现得很好,一些则很差,专制国家也是如此。抗疫表现好坏的关键在于三个因素:是否具备有能力的国家机器、良好的官民关系,以及有效率的领导人。

高效的领导力可以建立起良好的行政体系与资源储备,例如医疗资源充足、动员能力高等,确保国家机器在危机时期可以正常运转。在冠病大流行中,东方社会的官民关系较好,民众较信任政府,或者集体意识较强,对防疫措施的配合度较高,使得疫情比欧美社会平稳。

不少国家面对国家机器功能失调、社会两极分化或领导力缺失的问题,结果抗疫不力,公民和经济社会的软肋暴露无遗,不堪一击。

中国虽然在疫情初期表现失当,但动员能力强、资源充足,是少数成功控制住疫情和经济已经复苏的国家。美国在去年大选后换了白宫主人,抗疫政策改头换面,疫情有所缓和,但因为社会两极分化严重,不少人抗拒疫苗,所以仍未达到群体免疫的接种率。

马国在疫情初期成功阻断病毒传播链。事实上,马国曾暴发立百疫情、沙斯疫情、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和甲型H1N1流感疫情,有丰富的对抗流行病经验。然而,马国正好处在政治分裂时期,疫情被利用为政争工具,带有酬庸性质的内阁表现平平,国家机器无法有效运转,以致疫情在进入2021年以后一发不可收拾。

值得一提的是,菲律宾虽然疫情严重,但总统杜特尔特的支持率反而高企。今年7月的一项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依然有六成左右。这显然是民众信任政府的作用远大于冠病的冲击。

对抗冠病大流行已变成一场长期战役,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单独战胜冠病,也没有一个国家具备完胜疫情的实力。唯有加强国家机器、领导力、公民与政府互信,才有望较平稳地渡过疫情难关。许多国家无法面对长时间封城锁国对经济和民生的冲击,所以必须舍弃抗疫,尽快开放经济活动。然而,如果不具备上述三个关键要素,要平衡好抗疫和经济复苏并不容易。

政治发展方面,美国过去所主张的“小政府大市场”,在疫情面前难有作为。要长期有效抗疫,政府须维持一定的规模和作用,不能依靠市场之手。中国抗疫相对成功的经验,可能促使进一步集权,甚至吸引其他国家效仿。

纵观历史经验,大祸之后可能带来重大调整。上世纪初的大萧条刺激了法西斯主义抬头,结果引发二战,最终使得世界格局重新洗牌。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了反建制的民粹主义浪潮、反移民的民族主义和逆全球化的贸易保守主义,冠病大流行又加剧逆全球化势头。大流行会否导致极左极右思潮、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抑或促使民主体制更坚韧,国际政治的大势还有待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