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次个展“缤纷艺境展” 黄明宗:代表作还没出现

在新加坡视觉艺术家中,黄明宗的多元性很鲜明,创作媒介多达十几种。
在新加坡视觉艺术家中,黄明宗的多元性很鲜明,创作媒介多达十几种。

字体大小:

第一届新加坡文化奖得主黄明宗,是位不断自我要求的多元艺术家。他的最新个展“黄明宗缤纷艺境展”,展出从1960年至2019年的80件作品。

在新加坡视觉艺术家中,黄明宗的多元性很鲜明,创作媒介多达十几种,举凡书法、水墨画、篆刻、油画(具象或抽象)、雕塑等,无不实验创新,才情洋溢。他是第一届新加坡文化奖得主(1979),是位不断自我要求,求新求变的艺术家,今天画完觉得很好,明天觉得该画不够好,修改或毁掉,永不满足。对于最新个展“黄明宗缤纷艺境展”展出的1960年至2019年共80件作品,他对记者说:“代表作还没出现!”

1964年远赴法国修读国立艺专高级雕塑系之前,黄明宗无处收画,毁烧800多张,尽显肖虎的断掌艺术家耿直潇洒的性情。今年84岁的黄明宗笑说:“当时很年轻,路很远,还可以跑,毁画求个痛快,现在想起来后悔了,以前有些画得好,有些是老师(如施香沱、陈文希)题字的。我年纪大了,对每份作品都很珍惜。”

黄明宗至今精力充沛,创作像吃饭一样,不停地做,一大卷宣纸半个月就画完,这次展出的作品不过是家中创作量的六分之一,苦恼于家里空间不够用。

黄明宗汉篆“太刚则折,太柔则废”厚重古朴,非常耐看。

牌匾行书《大愿宝殿》是黄明宗书写并木刻的,浑厚大气。刻于1996年的《千顷堂》是黄明宗的堂号。黄明宗从颜真卿和柳公权入手,后进入魏碑和汉碑世界,各种书体都写,笔带刀味,金石味逼人。汉篆“太刚则折,太柔则废”(2018)与书苏轼诗《於潜僧绿筠轩》(2019)“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旁人笑此言,似高还似痴”,写得厚重古朴,非常耐看。

苦练艺术没有捷径

黄明宗说:“汉篆要写大张,每一笔要打到要害,没有几十年的苦练是不可能的。艺术是没有shortcut(捷径)的,底子最要紧,万丈高楼平地起,不可能在半空中建屋子上去天上的。古代的东西永远学不完,不要沉迷,一定要古为今用,有所突破。”

水墨大师张大千以“超秦轶汉”赞誉黄明宗的艺术成就。黄明宗是篆刻名家,其作风格独树一帜,且带幽默感。举《八十岁篆刻》为例,他刻了“别欺骗自己”“福建人”“内向之人”“勇猛精进”“建国一代”“跌不死”“就这样”等,取角技法各异。

中国已故书法家钱君陶有一次看到同展的黄明宗姓名印章,说自己写了几十年的甲骨文,竟也有看不懂的字——因为那是黄明宗的英文姓名Wee Beng Chong。黄明宗在1970年代初就刻英文姓名印章,中英文姓名章并用,何尝不是新加坡篆刻家的身份印记?

黄明宗说,可以画十几张图,仍无法完成一个图章;印章需要构图、设计,考虑适合的书体与照顾到所刻的对象。印章落款处也考功夫。他至少刻了2万多方印章,在1990年代选出1500方,印成《黄明宗篆刻集》。施香沱曾说,光是黄明宗印章的数量就够压死他了。

书法是水墨画的基础,而水墨画要真正的突破很不容易。黄明宗说:“读书要紧,构图要紧,思想要紧,图画要紧,缺一不可。如果没思想,水墨只有线条没有底。”

黄明宗彩墨画《市场归来》,一气呵成。

从黄明宗的彩墨画《市场归来》(2017)可以看到刚从巴刹提回来的篮子放下后的轻微晃动,一气呵成地捕捉到生命瞬间的动态;《风从海上来》(2016)的椰树被吹向一边,树下三人稳伞遮面迎风而行,寥寥几笔,神态生动细腻,令人联想到日本浮世绘画面;《丰收》(2016)是极简主义笔法;《墨痕》是海边无边无尽的波浪滚滚,也是旋律明快的曲子。

黄明宗曾于南洋艺术学院执教40年,任纯美术主任与资深荣誉讲师,这次展出的一些作品是课堂示范,却是完整之作,比如《大雪》(2018)用淡墨与留白画成雪境。黄明宗11岁起画人像,所画惟妙惟肖,《渔夫背网图》(2018)勾勒出渔夫的沧桑感;《宁》(2019)的鸟笼残破,鸟儿随时可飞出去。他不画太甜腻的花鸟画。

黄明宗教授水墨画从不要求也不喜欢学生临摹,而是示范画法,起笔、收笔及构图要点,让学生掌握后自由发挥。他说:“老师是带学生走出家门的,如果学生走不出去也没办法。”

油画融合中国书画构图

黄明宗油画《后台—木偶戏》受中国书画影响。

至于黄明宗的油画,融合了中国书画的构图、笔法与线条。比如作于1964年的《冬》(1964)的枯树枝,《编织》(1964)的藤枝,《后台—木偶戏》的悬挂木偶,《非洲木雕》富金石碑味。

无论具象抽象,他皆画,是抽象艺术先行者,既是新加坡现代画会(1964),也是狮城书法篆刻会(1994)、当代版画会(1980)、兰亭画会(1987)创办人之一。

黄明宗特爱画海边船只的倒影,作于1968年的《橘、红和黑》《蓝》《1968C》以色彩与抽象描绘,颜料刻意处理成裂纹,丰富画面的肌理。《蓝与灰与白》(1979)造型尤其极简,以色彩与形状描绘船只倒影,带版画味,很具当代感。画面色彩不是单一,而是调合很多色彩而成,因而无法找回原来的颜色修复。

黄明宗雕塑《裸体》用黏土堆上成肌理的写意雕塑法。

黄明宗当初到法国学雕塑,是因为本地没这门课。他以陈六使人像雕塑闻名,第一次创作的人像雕塑是劳动阶级的《父亲》(1970),做了几次,凭想象慢慢摸索,才觉得“做到心里面去”,作品为国家美术馆收藏。他采用不同雕塑技法,《父亲》《裸体》用黏土堆上,看似窟窿,肌理丰富,尽显生命感;反观《母亲》(1971),《少女》(1971),大华银行创办人拿督黄庆昌(1974)等雕塑,肌理光滑,惟妙惟肖。黄明宗1998年在电视台制作组的拍摄下,用15分钟完成《历经沧桑》雕塑。

用高级洋灰塑成的雕塑《蓝》饶有意思,令人联想到组屋楼下收集垃圾的黑色流动车,如果做成大型雕塑会更震撼。黄明宗的《水牛》(1974)雕塑系列卖得好,但他十分谨慎,直言:“苹果太熟就烂了,很多画家会跌进会卖的坑里。”他从不停留在任何一个艺术派别或媒介,从不重复,所以创作是非常辛苦的,一直要不断尝试。这是他第15次个展。

个展即日起至4月14日上午11时至晚上7时,在南洋艺术学院义安公司第一及第二展厅(80 Bencoolen St S189655)举行。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