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cut Factory 教工业无废材

张宏轩(左)和伊俊创办Offcut Factory,助厂商认识工业废料的用处。
张宏轩(左)和伊俊创办Offcut Factory,助厂商认识工业废料的用处。

字体大小:

妥善利用工业废弃材料,不仅能为厂商节省成本,还可确保不耗尽地球有限资源。两名工业设计毕业生成立的Offcut Factory,与厂家合作,拯救被废弃的大理石与木材,废料再造的过程,也擦亮老工匠的技艺。

本地两位设计师张宏轩(Edmund Zhang,31岁)和伊俊(Esli Ee,29岁)在探讨如何把工业废物变为资源的过程中有惊人的发现。

伊俊说,有家锯木厂一个月内废弃5吨的剩木。张宏轩说:“有个大理石供应商得花上五位数把四个大回收斗(skips)的废置大理石运走丢弃。你以为这大笔花费会阻止厂商这么做吗?但随着废弃物越堆越多,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形下,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国家环境局数据显示,我国2020年588万吨的固体废物中,只有一半(约300万吨)被循环再生。其中制造业和货品更新频密的企业是固体废物最大的源头。以消耗石料和木材最多的建筑、装潢业为例,木材重用率年年下降,从2016年的78%降到2020年的64%;石料重用虽有增加,但2016年的7%到2020年的11%增幅疲弱,不到一倍。

这不只是暴殄天物,更是白白地将钞票、成本倒进土里,到了2035年我国连垃圾填埋土地都耗尽,想倒弃也没地方了。

像这样的长木条若有瑕疵就会被退货,造成浪费。(Offcut Factory提供)

张宏轩和伊俊成立“Offcut Factory”,透过设计帮助本地厂家处理废弃材料,将材料从回收站和垃圾堆中拯救出来。他们得到新加坡设计理事会“好设计研究”(Good Design Research)计划的资助,从2020到2021年和一家制造木门的工厂和一家大理石供应商合作,找出适用、尚能用的废弃材料,与厂家的工匠一起创制出家用品,并在本月在国家设计中心展示他们这两年的研究成果,以及与厂家、匠人合作的心得。

从材料思考设计

张宏轩和伊俊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生。张宏轩在建筑事务所负责用户体验设计,伊俊则在从事科技用户体验的公司担任设计顾问。两人怀念工业设计,于是工余每周聚在一起切磋与设计,希望联手设计出一系列生活用品或桌上摆设。

他们在跟锯木厂做样品时,发现很多木材因为极小的瑕疵,不够完美而被客户退货,最终不得不废弃。心疼材料白白被浪费,他们反转设计理念——与其先有设计,再去找材料生产,不如把重心放在这些“废料”上,思考能用它们设计出什么物件,怎么和工厂的匠人合作,让废料找回“用武之地”。

伊俊说:“我们计划双管齐下,首先帮厂家找出处理废物的解决方案,再来就是和上了年纪的工匠合作,为他们的技艺寻找崭新的意义。”

这个构思获得设计理事会资助后,他们走访本地30多家制造厂,以及木材、大理石、压克力和钢铁材料供应商,但过程并不容易。张宏轩说:“这些年来,许多厂家已习惯把被退货的材料顺手丢到回收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眼不见为净。”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有70年历史的木门制造商,以及一家给装修商供应大片大理石的厂家愿意跟他们合作。两家厂商的第二代开始思考把可持续发展的思维注入家业,给了“Offcut Factory”机会。

木商供应不同形状的木条用来制成木门或装修饰面。

大理石与木料再用

伊俊透露,厂商把大片大片的大理石供应给室内装修商,用来装饰整面墙等,切割下来的面积虽不小,但还是无法满足装修用途,不得不舍弃。此外,顾客只选完美的大理石,有一条裂痕或一块缺损的,都会被退货。被废弃的大理石有些会磨成粉修建公路,不适用的唯有倒入填埋土。

张宏轩说:“大理石供应商第二代业主会将用剩的大理石制成烟灰缸、纸巾盒送给客户,跟我们的理念相近,一拍即合。”Offcut Factory与这家大理石供应商合作,用两种反差色的大理石边角设计出几何图形的杯垫。伊俊说:“这些用剩或有小瑕疵的大理石用途很多,能制成桌子、揉面团用的砧板。这次合作我们也获益不浅,跟匠人学了很多东西,譬如原来大理石能做出不同的饰面。除了杯垫,未来计划推出书刊报架。”

经过老木匠的巧手,剩木制成隔热用的锅垫。

木料商则是将大片木板锯成长条,卖给客户制造木门,但只要小部分角度切得不好、或是边角有瑕疵、虫洞,整条木就要被淘汰。Offcut Factory请木厂工匠用他们的技艺把这些木条拼叠成隔热用的锅垫和刻录成木尺。未来,他们计划把木条制成孩子玩的积木。

张宏轩特地指出,每条木尺长短不一:“我们尽量保持材料原有的特性,剩木有多长,尺就有多长。我们大可设计出叫人完全看不出是用剩或被淘汰的材料制成的新产品,但那就失去意义。我们其实要挑战人们对废物的定义。一件东西该不该被丢弃,全因美或丑吗?不够完美就不值得保留吗?追根究底,使用者的心态、思维才是造就垃圾危机的最大问题。”

设计师物尽其用,长短不一的木尺展示剩木独特的魅力。

改变业界对废材的认知

产品是其次,Offcut Factory最终要改变设计同行、供应制造商、工匠到消费者的僵化思维。厂内有不少上了年纪的工匠,习惯了既定的工作模式,对工作范围以外的改变难免有所抗拒。但张宏轩和伊俊每周带着不同的设计点子前去请教他们,慢慢地和他们建立关系,老工匠欣喜自己的技艺原来还有这么多意想不到的潜能。慢慢地,老一辈物尽其用的节俭美德也被唤醒,使他们成为Offcut Factory最主动的合伙人。

伊俊说:“有一天木商很兴奋地给我传简讯,说看到工匠不再不假思索地把剩木丢进回收斗,而是主动地捡出与分类仍可重用的,整齐地摆在一旁。”

张宏轩和伊俊也帮厂家把一些剩料放上网转卖。装修商认为没用的,别人未必不会“另眼相看”。换了个管道,果真吸引到做手工艺的公众,有制小提琴的专家买了木材修理旧琴,或制成模具拗出琴身的弧度等。

伊俊透露,他们接下来会邀请其他设计师和事务所参与,挑战他们将这些“废物”变成有用的物品。

记者发现,只有两人的Offcut Factory身份多元,他们时而是顾问、设计师,也是策划人和撮合者。

张宏轩笑说:“我们把自己视为流动的胶水,将整个业界凝聚起来,加强环保意识。”

●Good Design Research: Offcut Factory即日至2月10日,每日上午9时至晚上9时在国家设计中心(National Design Centre,111 Middle Rd S188969)展出,入场免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