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自游人:心宽洒脱自能海阔天空

泰国新片《我不可能不会爱你》诙谐动人。

字体大小:

中坚道

泰国新片《我不可能不会爱你》(Friend Zone)这周在本地上映。找来9个国家的亚洲女歌手一起合唱的多国语言主题曲MV,在YouTube播放率超过1300万,官方面簿也达900万点击量,还没上映前已有人传链接给我看。

好友变情人的题材,相当通俗,电影却拍得神采飞扬,既诙谐又动人,男女主角外形顺眼,有偶像外貌却毫无偶像包袱,演技自然,既能搞笑,也能深情,这是很多华人演员做不到的。

泰国演员和泰国片一样,悠然、闲适。华人区的演员常带着一种迫不及待秀演技的自觉,脸上写满“快看我,快看我”的渴望,总让我觉得很疲惫很压迫。

泰国影剧作品创意大胆

一个国家影剧作品水准,从日常广告片可知一二。社交媒体常有人转发泰国广告,很敢,够癫,不说不知道是用来卖商品的,天马行空不设限的大胆创意,常让人惊叹。

在典型中拍出非典型,小成本电影,如何拍得吸引人,怎么拍出商业价值,雅俗共赏之际怎样能刺激思考,泰国片总能作出最好的示范。或许泰国影剧作品无须经过严格审查,自由开放的环境发挥空间无限,创意人更能放手一搏,影坛百花齐放,无需高成本已能把故事讲得精彩。

我喜欢泰国片,不因特技不因华服而因有心。

讲人性讲阶级讲世道不公,匪夷所思的考试作弊可以拍出触动人心的《神精妙算》(Bad Genius);《我的哥哥是恶魔》(Brother Of The Year)乍看是兄妹之间疯颠打闹恶作剧,却写实地探究家庭存在的深层意涵。

在电影公司工作的友人特别喜欢跟泰国电影人合作,说他们既谦逊又总是充满感恩。友人跟我都认为大抵是因为民族性,也是宗教的影响。

少了“我执”,举重若轻

泰国人的思维与华人不太一样,乐观、心宽,对很多事情有很大的包容,可以幽默自嘲,连看待生与死都能举重若轻。人生态度反映在电影里,自有一股超脱轻松之感。少了“我执”,看待事情的角度不一样,同样的题材让泰国人来拍,常出现让人意料不到的解读。

近年接触中港台甚至新加坡电影人,纵使名不见经传,在很多人身上总感觉到一股傲气,甚至是傲慢,仿佛背负千万斤重担历尽艰辛劫难方完成电影,把自己当成救世主般来拯救电影圈。

遇过借钱完成作品的某电影人,听得我都快眼湿湿,认真地想了解拍摄过程,访问他之后,过了几日,他补答了问题,竟说某网媒只问了他五个快问快答,奉劝我效仿之。

多年前也曾遇某导演,说还在认真思考我给的访问题目,一推再推,最后石沉大海零回复,电影公司只能频说抱歉。

全心全意竭尽所能拍出作品,难道不会迫不及待想分享一切吗?我百思不解,况且这两人都是毫无知名度的新导演。

突然想起和某香港名导的对话。他问我是否看了某部电影,觉得如何,我其实并不喜欢那部电影,客气地说看得出拍得很努力。导演沉吟半晌后说:“没有人拍电影是不努力的,但努力又怎样?不好看就是不好看。”

是的,一部电影的完成,背后必定有努力。不要把拍电影当做一件伟大的事,不要怨忿,不断强调自己牺牲了什么。

梦想,应该要快乐地实现。纵使过程也许并不轻松。

还能做电影梦,就要感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