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刘子绚拍床戏 庄凯勋先查对手底细

台湾视帝庄凯勋携手刘子绚拍本地剧《伺机》,对搭档另眼相看的他说:“这样的演员是很珍贵的。”

2015年凭电视剧《回家路上》首封台湾金钟奖“迷你剧集/电视电影”男主角的庄凯勋,目前在新加坡拍摄堂堂映画的新剧《伺机》。他已在本地逗留四个月,日前随剧组远赴日本北九州拍摄。他扮演在日本长大的华人,原是一名混黑帮的职业杀手,整形后来到新加坡。

庄凯勋首次参与本地戏剧,此次对上刘子绚,两人扮演情侣。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已在日本拍了亲密吻戏,回新后将开拍床戏。为了更了解搭档,他在剧集开拍前已查了刘子绚的“底细”,知晓对方的名气;剧集开拍后,他惊讶彼此的默契。

他自言是位“调皮又叛逆”的演员,不喜欢按照剧本走。他说:“我彩排的时候会像‘僵尸’走着,我永远不会让现场的人,包括我的对手和导演知道我等下的情绪会去到哪里、会做什么等,这是因为很多东西在重现的时候不会有新鲜感。影像迷人的地方就是每一个镜头都希望有些许的不一样,所以我常常把节奏打乱。”

但这都难不倒刘子绚,他笑说:“我发现子绚可以一下子就接到我的改变!然后再丢回来,不会因为我的改变她就突然不能演了。这样的演员对我来讲是很珍贵的。”

不过,这位调皮又叛逆的演员,也当过“剧本奴隶”。庄凯勋说:“20多岁时会百分之百去服务剧本要的东西,后来有资深导演跟我说,千万不要中‘剧本的毒’,毕竟剧本写的不是真理,当进入角色后,最了解角色的就是演员自己,反而要帮忙抓出角色里的bug,将角色做得更好。”

经纪人爆料庄凯勋虽然是个“吃货”,但没在狮城大吃四方,只因开拍前得控制饮食,加强健身锻炼。

庄凯勋说:“戏里有亲热戏,还有我毕竟是黑帮,是专业的格斗者,不可能衣服脱下来肚子很大啊!脱下来像一个uncle像话吗?哈哈哈。”所以他最常报到的本地去处就是游泳池和健身房。

无违和感的剧组渐渐被同化

20190423_showbiz_jesseca_Large.jpg
庄凯勋来新学会Singlish,让老婆傻眼。(陈渊庄摄)

人到异乡拍戏,与素未谋面的导演和团队合作多少会感到陌生,但庄凯勋表示:“完全没有!”

他与堂堂映画负责人周伟堂、《伺》导演罗胜一拍即合,他说:“完全不需要经过任何的转换就能进入工作模式,包括剧本、语言、彩排等都是熟悉的方式。他们信任我的表演,品味也很像,比如说,我们都讨厌一直用台词说故事,如果可以用演技取代,我们就会把对白拿掉。”

另外,庄凯勋在访问中时不时会抛出Singlish,或加入几个英文单词,似乎有点被同化了。他忆起初来报到时,听本地工作人员交谈,感觉就像是看场趣味脱口秀;他与来新探班的老婆谈话时,也下意识地掺杂几句Singlish,令老婆当场傻眼。

盼能像芦川诚一样 坐着不动就有戏

《伺机》上个月拉队到北九州拍摄一周,庄凯勋有幸与日本导演北野武的“御用演员”芦川诚对戏。

他认为芦川诚亲切又谦卑,镜头外像是素人般,但一上场拍戏气场就随之而来。庄凯勋形容:“他只要坐在那里,不用挤眉弄眼就很迷人,气场很强,希望自己四五十岁的时候可以变成这样的演员,坐在那里静静的,但就像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这可能需要生命历练吧。”

在本地过38岁生日 妻儿来新陪伴一周

庄凯勋农历新年和38岁生日都在本地度过。今年生日许了什么愿望?他笑说:“以前许愿许不完,现在想要小孩子健康长大。我们家只有我养家,希望自己事业可以好。早个五年,可能会希望大红大紫,现在只想把眼前的事都做好,然后该来的它就会来。”

老婆廖逸安与10个月大的儿子Mars曾在2月来新陪伴,与家人分隔两地时,他每天都跟妻儿Facetime视频通话,一解相思苦。

戏份将在两个月后杀青,庄凯勋6月回台后将投入新的舞台剧,7月想放小假,“因为这四五年,几乎没在休息,想要带太太和小孩走走。”

《伺机》预计8月播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