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本地感性资讯节目太沉重?

林翠芳中国四川拍摄《小当家》。丁燕从小被领养,扛起家里的大小事,林翠芳和她到田里做农活儿。(林翠芳提供)

字体大小:

感性类资讯节目向来受观众欢迎,皆在电视黄金时段播出。这些节目走大致相同的路线,由本地艺人到贫穷国家和地区拍摄,反映当地人的困苦生活,触动本地观众的恻隐之心。近来有观众反馈,这类感性资讯节目太多、太沉重;黄金时段节目不够多元化,欠缺娱乐元素。为什么本地爱拍资讯节目?节目主持人有何看法?

如果你有留意本地电视节目的话,会发现过去几年,感性类资讯节目似乎很受观众欢迎,而且都被安排在黄金时段播出。

这些节目如《地球那一边》《童工》《一人行暖人心》等都走大致相同的路线,由本地艺人到贫穷国家和地区拍摄,通过镜头向本地观众反映当地人的困苦生活,有些节目甚至尝试帮助受访者。目前,新传媒两个中文频道正在播放的感性类资讯节目有三部——《线人》《分界线》和《小当家》。

唤起观众善心的一面

为什么观众喜欢看这类节目?本地资深主持人郭亮受访时说得直截了当:“感性节目永远受欢迎,它们随时随地可以制作。这类节目能触动观众的同理心,本地人生活优裕,当他们看到别人生活困苦,会唤起心里善良的一面,珍惜自己的生活。”

20170705_showbiz_tv1_Large.jpg
郭亮到柬埔寨拍摄《小当家》。(3角60度提供)

郭亮主持了两集的《小当家》,该节目由3角60度制作,从明星爸爸和妈妈的角度出发,让他们接触一些弱势的“当家”小孩,并设法提供一些帮助,郭亮负责到柬埔寨与两个孩童接触。他透露自从《小当家》播出后,很多人在他面簿上留言,要求捐款,热烈反应让他有点惊喜。

从节目找到正能量

另一个主持人董姿彦较早前主持过《童工》和《分界线》。《童工》揭露贫苦国家的童工问题;《分界线》则远赴墨西哥、秘鲁、日本琉球岛等13个地方,用在地人的角度,带观众走入各种微妙的分界线,了解各种矛盾,体验这些人的快乐与哀愁。

20170705_showbiz_tv3_Large.jpg
董姿彦到尼泊尔拍摄《分界线》,采访曾在新加坡工作的辜加警察。(3角60度提供) 

董姿彦认为,感性类的资讯节目受欢迎已经很多年,观众喜欢看可能是因为这些节目传递了正能量。“现在的社会有很多负能量,很多人会在网上批评人,讲不好听的话等。通过这些资讯节目,观众希望能找到正能量,感受人间冷暖。不是说观众爱哭,或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而是他们通过节目了解世界还有很多苦难,自己其实很幸福,心理做出调适后,就能面对日常生活压力。”

产后复出主持《小当家》的林翠芳则说:“这类资讯节目富有教育意义,让大家看到不同国家地区的生活方式、人文地理和社会问题,观众不只受到感动也会思考。很多家长和老师就告诉我,他们鼓励孩子和学生观看。”

目前新传媒在周一至周五晚上8点至10点的黄金时段,播放了六个本地制作的综艺和资讯节目(不算《绳之于法》和《前线追踪》),其中四个是《线人》《分界线》《小当家》《民族味》,不难看出感性资讯节目所占的比例。

新传媒品牌与宣传副总裁陈国明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这类体现国际视野的节目关注一些被忽略但能够牵动心弦的人文课题,一向受到观众的欢迎。在社交媒体所见的观众留言,以及直接电邮给我们的反馈,这些节目都获得不错的反应。”

观众也希望看到娱乐节目

《联合早报》电视评论人林国豪说:“本地感性类资讯节目的产量有上升的趋势,甚至到了饱和……过度让这些节目充斥本地电视频道,反倒会让那些只能接触无线电视频道的观众,长期处于感伤与‘emo’的情绪中,或会对节目产生排斥心理。”

的确也有观众反馈,觉得感性资讯节目太多,太沉重。一名联合早报读者最近反馈:“资讯节目内容都比较沉重,希望能制作或播出多一些比较轻松搞笑的综艺节目。”

另一名读者则说:“《童工》是比较沉重的资讯节目,观众也希望能看到一些如《综艺大热门》和《综艺玩很大》之类的轻松或搞笑综艺节目。”

20170705_showbiz_tv2_Large.jpg
Pornsak到尼泊尔探讨非法肾脏移植问题。图中小女孩们的父亲是受害者,姐妹们得帮忙干粗活养家糊口。(哇哇映画提供)

由哇哇映画制作的《线人》通过不同国家的线人牵引,探讨一个个骇人听闻的社会课题。主持该节目五集的Pornsak受访时说:“我不觉《线人》很emo(煽情),这节目在探讨各种社会问题,严肃是肯定的。在探讨这些问题时,如果以娱乐方式主持,会有点藐视受访者的处境。”

董姿彦则强调拍资讯节目时,自己和团队会互相提醒尽量不要煽情:“我会提醒自己不要随便哭,必须保持客观和冷静,这样才能把故事说好,如果我在童工面前哭,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很惨。但我们毕竟是人,有时候感动到哭,也是没有办法的。”

针对同类资讯节目太多,陈国明回应:“《小当家》《分界线》和《线人》所探讨的内容各有不同。我们相信即使同属资讯类型节目,但不同内容和角度还是能够带给观众不同视角,让观众得到不同收获。”他指出,节目的播出时段是依据个别节目的内容而定,如果该节目适合广大的观众群收看,就会安排在黄金档播出。

一名不愿具名的圈内人受访时赞同观众的意见,认为本地资讯节目太沉重,欠缺“娱乐”元素。他指出黄金时段节目应该多元化,而不是只着重播放感性的资讯节目。在其他国家及地区,很多人下课或放工后,回到家已经很疲惫,只想看综艺节目开怀大笑,放松心情,所以这些国家地区普遍都会在黄金时段播放轻松的综艺娱乐节目。

综艺娱乐节目不易审核

其实,很多本地节目都是拿政府经费制作的,因此在制作前都要经过审核,获得电视台和相关单位批准后,才能开始拍摄。这名圈内人士透露,在本地做节目有一种使命,节目要充满资讯,让观众学习,而资讯节目或许比较容易通过审核,因为资讯是“死的”,可以量化,比较少争议。

他说:“你要如何审核综艺娱乐节目?对我来说好笑或有娱乐的东西,对你而言可能非常无聊,但是没有人可以驳斥资讯节目的事实成分。”

林翠芳同意黄金时段的节目应该多元化,但无须一味搞笑,资讯节目在黄金时段可以有其位置,“因为一个星期有七天,加上本地有两个中文频道,是有空间容纳多种类型的节目的。”

那为什么本地爱拍资讯节目?郭亮以比较宏观的角度看待这现象,他说一切都是形势造成的:“如果要拍综艺节目,新加坡资源不够,根本无法超越中国综艺节目的水平,所以只能走其他的路。说白了,这些资讯节目就是新瓶装旧酒。会不会太多,要看观众喜不喜欢。”

资讯节目大小通吃

郭亮认为本地市场小,节目不能走小众路线,若要吸引观众收看,就必须大小通吃,感性类型的资讯节目正好符合这要求。“这类节目以动人画面说故事,能感动最多人,6岁到60岁的观众都爱看,而且能一直做下去,只是要选不同角度而已。”

董姿彦同意郭亮的看法,她说:“电视台或许面对压力吧。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看电视了,在这个大环境下,有关单位还要提供资源制作节目,又要确保有人看,所以他们必须选择一些有把握的‘安全’题材,确保有收视率,不然就血本无归。”

本地资讯节目缺少资源和电视观众流失去看网络节目,是四名受访主持人认为要克服的主要挑战。

林翠芳透露出国拍资讯节目,爬山涉水耗掉许多时间,加上遇到很多不确定因素,真正拍摄的时间并不长,因此摄制队往往只能展现受访者的部分故事。“如果有更多预算,就能多呆几天,拍片不用那么匆忙,毕竟大家都希望把节目做到最好。”

有更多预算就有更多拍摄时间。董姿彦认为,要真正了解一个课题或人物,须要花时间深入跟进,一些外国资讯节目会花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来拍摄。

有趣的是,董姿彦也提出另一个疑问:“新加坡观众真的会感兴趣吗?如果我们给他们更深入的报道,他们会否觉得闷?节目有多少资讯、多少娱乐、多少感性,都要拿捏得很好。如果观众无法对节目产生共鸣,没人观看,那我们就没有达到做节目的目的。”

《小当家》每逢星期一晚上8时,通过8频道播出;《分界线》和《线人》分别在每个星期二和四,晚上9时,通过U频道播出。

收看习惯改变 黄金时段渐失地位

随着手机兴起,网络普及,全世界的电视节目都受到冲击,面临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流失,现在已经没有太多人下班后赶回家追看节目了。Pornsak说:“观众的收看习惯已经改变,他们可以通过手机,随时随地收看节目,所以黄金时段所扮演的角色已经不太重要了。内容为王(content is king),只要能吸住观众的眼球,战争就已经赢了一半!”

郭亮很赞同Pornsak的看法。他指出多数节目现在都放上网,因此节目的受欢迎程度取决于网络点击率,而不是电视节目播出当晚的收视率。他认为要吸引年轻观众就要创造节目谈资和效应,不过本地节目动作太慢,无法及时创造这些东西。

他说:“例如当一个资讯节目火了后,就应该加大宣传,创造热点,马上准备推出第二季等。在其他国家,这些动作都很快,但新加坡就比较后继无力。”

他认为争取年轻观众是重中之重,观众想看什么就给他们什么,“只要不犯法,什么内容,什么传播方式都可以!任何东西都不能墨守成规,应该寻找观众热点,唤起他们想看资讯节目的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