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严思莹:同学

订户

字体大小:

“那今天下午?”陆嘉麟有点兴奋,杜鹃却低下头,盯着脚尖,白布鞋上像要被盯出一朵花儿,左脚不安地磨蹭地面,双手藏在身后,看来十分可怜。

课上很安静,只有粉笔在黑板上书写的笃笃声。闷热的教室像个火炉,四面墙把同学们牢牢关住,外头的热气进不来,风儿也进不来。头顶上老旧的吊扇吱呀吱呀地转着,偶尔带来一丝风,也像是沸水上升腾的蒸汽。只有窗边的同学算幸运,虽有烈阳,可有了空气的流通,还有偶尔的微风,不算太难熬。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