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报偶拾

话说霸凌

被反转被扭曲被切割

被逼成另一形体

你也会哀哀无告吗?

说天是青的我从来就不信

晴空下

有人在你眉心埋下地雷

有人用佛号敲击你的头颅

就近开过来一艘

核动力的什么主义

或者以饥饿

羞辱你如一只猫一条狗

此外,更有人庄严地

将马

宣告为驴

这回,你会哀哀求饶吗?

我从来就不信天是青的

但请原谅我

我不是你等待的好汉

现代无绿林

路见不平请恕我无能为力

麻木植物学

海和天激辩了大半个世纪

可我仍是

一株不懂逻辑的青龙木

分不清外延内涵

推论,往往干咳连连

更不会因为真假而对着空调

高谈山的是

水的非

我无知但我知道

街边那些会写文章的雨树

棕榈以及木麻黄

跟我同科

他们白天谈风,晚上论月

雨打不痛

露侵不痒

开花的词句抓不出一丝伤痕

族谱说

吾类生长于南国

常绿

喜肥

耐热

学名热带麻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