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继续沉闷

到了大路口,光下车,在雨里使劲的跟崇凯挥手表示感激之意,母亲常提醒他受人点滴也感恩。车走远后,他躲到骑楼里,看着外面倾盆而下的雨,他突然开始哆嗦,他感到父亲的手掌搭在肩膀,他没敢回头看,他那本来就湿的脸颊又迎来从眼睛刷下来的泪水。

然后的然后

光如常在闹钟响起后默默的起床,轻手轻脚的到厕所排出累积了整晚的尿液,然后理所当然的在镜子前,看着牙刷,看着牙膏,挤出点纯白的牙膏在纯白的牙刷毛上,然后纯熟的用牙刷在嘴里来回刷着。光的脑子还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一切的行为只是潜意识或反射性,没有任何为什么,只有然后的然后的然后。远处突出来紧急刹车轮胎摩擦柏油路发出的尖锐声响,他的然后也瞬间卡住,不小心抬起眼皮看见镜里的他,一个他陌生的脸庞占据了挂在白色瓷砖墙上的无框镜子。他被突如其来的侵入者吓退两步,后脑勺狠狠的撞上在后面的厕所门。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