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神 吻 过 我 的 双 唇

你其实已经死了,不只一次两次,当他们抬着你的尸体送去大叻医院,那时我们以为你即将和我们永别……

……有几张脸对着我笑,我肯定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是人类还是异类,但对他们并不陌生。对了,我曾经在一些西洋的灵异影片里见过他们,一个长着山羊角的男子,他并不是演员,那对山羊角确实挂在脑门上,两只眼睛发着绿森森的光。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