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们的百亩森林

订户
E. N. Shepard/图

字体大小:

读祝快乐的《掟日子》,书末那篇《百亩森林吹来的风》放飞了我的神思,我想起皮乐小猪小小小小声地呼唤噗噗熊,噗噗熊应答了他,然后他牵着噗噗熊的手说:“没事,只想确定你在。”其实噗噗熊一直都在,百亩森林一直都在,百亩森林的风吹到多远,我的地平线就有多长。

第一个带我去百亩森林的人,就是祝快乐,就是她让我爱上这只只能心领神会的小熊,就是这只像风一样无拘无束的小熊告诉我写诗最好的方式:“让事物自己来。”所以,即使如今我们身处不同的时空,我的心里永远有一片零时差的百亩森林留给小熊,他日再见,我们还是可以在余晖中喝茶闲聊,我们还是会有聊不完的话题,或者什么都不用说,只是并肩坐在斜坡上吹吹风也很好,在维系了那么多年的友谊中,我们都学会了沉默的艺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