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舒达胜:书剑飘零

订户

字体大小:

清晨植物园内,徒手练拳者聚散如常。其中一班子,几番传统太极拳后,师生大伙一起亮剑,瞬时风吹草动,翩绵舞起了杨氏太极剑——仙人指路、哪吒探海、凤凰双展翅……此景在岛国并不多见。

其实,太极剑源于拳,为拳之延伸,手中有剑无剑分别外,剑法拳法基本功架大同小异。杨氏太极剑别名十三剑,乃取八卦五行的八五成十三个数的单字剑法,如劈、崩、点、刺、抽等。有趣的是剑法融汇成的套路剑谱,多用天月星海林涧六字配搭雁鹏马猿狮虎龙牛等飞禽走兽喻名,以阐述天地造物生动、剑神一体自然和谐。剑势中凤凰来仪,舒启着尊贵祥瑞氛围。

读春秋干将莫邪铸剑典故,剑,有情有胆有侠义,是个护身兵器的传奇,是股文明灵气的化身,如铜铁精铸之钟鼎在古早华人心中的重量。华夏文人中,酒月诗人李白是个异数,吟酒饮月的诗歌《月下独酌》《把酒问月》脍炙人口千秋不绝。然而,他饯别友人的诗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则不如他的“拂拭倚天剑,西登岳阳楼。长啸万里风,扫清胸中忧”栩栩气概。如此诗仙化解愁忧之道,抽刀举杯不敌拂剑登楼。另,余光中诗《寻李白》说他“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酒、月和剑成了李白生涯诗境里的三君子,如影随身寸步不离。

当然,唐朝文教盛茂,体育尚武风气亦然。少年李白学剑术,佩剑骑马,好登山临水,结交燕赵豪士,养成日后“抚长剑,一扬眉,壮士愤,雄风生”的剑侠风骨。李白豪气,写诗《赠郭将军》:平明伏剑朝天去,薄暮垂鞭醉酒归——早上擦拭宝剑去上朝,晚上喝醉酒垂着马鞭回家。他羡慕武将朝剑暮酒的日子。他的《送羽林陶将军》:万里横戈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似乎只要三杯酒液下肚,即可挥舞龙泉剑陪将军探虎穴杀敌呀。有心人统计,李白诸多诗赋中,剑字出现频繁不下百余回。他奔放酣畅的诗文身段中,孤剑雄剑长剑,窜连着侠士七情六欲跃动人生的光和影。

今年轻人追潮看时装剧,老辈多半怀古喜欢武侠文学古典英雄美人戏,除了感领故事人物之忠孝节义恋人柔情,多半也受琴棋书画文采、历史典章文物背景的吸引;佩剑,豪情壮志又浪漫,多是其中主角心仪或必要的配饰。那今人的时尚配饰又如何?好一阵子,流行在男士身上的是名牌腕表墨水笔,后变成哔哔传呼机,如今是通吃男女老少的智能手机。

于是,书剑飘零或成凋零……身处一个文风侠气落寂不彰的网络人间,黎明草木间习剑,午后偷闲读诗书,夜更少酒偶望月,这般自在不怨叹人生几何的小日子,剑气书香不泯。假以时日,你我眉宇容貌和言谈举止间,若流露出丝缕大唐侠客的风节气韵,当不意外。互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