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不育的杜鹃

巴黎明媚的春天,铃木清顺在二轮电影院遇上素昧生平的“Lady Bird”,手上的钟妮梅藻(Joni Mitchell,本地译为琼妮米歇尔)传记还要刚刚翻到写60年代末那几章,简直齐心合力把我推进回忆黑洞最甜美最无忧的角落。时代列车轰轰烈烈往前冲,越南战事的烽烟,法国学生运动的喧哗,中国文化大革命的腥风血雨,躺在南洋小岛玻璃温室里做梦的少年一点也不关心,只要袋中的零用钱够买小说、唱片和电影门票,艳阳天就不会塌下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跑码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