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毛尖:戴玉的男人

订户

字体大小:

见过中国文坛掌柜李敬泽老师四次,两次戴玉,两次没戴,第一次玉纵横捭阖,沁色浓烈,后一次白玉修长韬光,春色暗藏。他不戴玉时候用敬体,第一人称干活;戴玉时候用泽体,第二人称修辞。他的新作《会饮记》,是戴玉时候写的,满纸的“他”。

《会饮记》好看,我一个星期看了两遍。《会饮记》耐看,看第二遍跟看第一遍似的。全中国只有他一个人能写,或者说,敢写这“杂种体”。他提起笔的时候,内心人设是太宗,文学人设是李白,会饮十二篇,开场都磅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