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余云:在蒲甘想起毛姆

订户
老蒲甘坦德酒店,位于江边的榕树下餐厅。(余云摄)

字体大小:

没有抵达的地方永远最美,也永远不会失去。

“我时常腻烦自己,觉得借助旅行可以丰富自我,让自己略有改观。我旅行一趟,回来的时候就不会依然故我。”

原来大作家毛姆也常常“生活在别处”,把旅行当成一种解脱。1922年某日,48岁的毛姆逆伊洛瓦底江而上,坐船从仰光航向蒲甘,游历蒲甘后他到了曼德勒,又用26天骑马深入缅甸东北部掸邦偏远的景栋,然后一路跋涉到泰国、柬埔寨、越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