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幻想与现实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心情沉重,头脑有些发涨。

看完本土电影《幻土》出来,心绪相当纠结,不断回味电影里的画面和对话。好电影应该是令人久久回味和反复思索的,也许这就是电影何以在瑞士洛迦诺电影节荣获金豹奖的原因。

回到家,从书架上找出前些时候在城市书房买的孟加拉客工穆库(Mukul)的诗集《我是客工》,重温一首首诗,仿佛又读到《幻土》的填海工程中客工的心情。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