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姨娘

我喜欢喊她姨娘,觉得这是云南人家最能代表亲人的称呼。好像她和母亲显得特别亲近,也与我特别亲近。

有一年,我们和邻居一起去下抹谷的朵南姬佛山去玩,我顾着缠一位同学讲鬼故事,不参与家人们的游戏。后来远远地听见姨娘喊我的名字,待她找来时,递给我一片西瓜。她说那么多人分一个西瓜,怕我没得吃。那时姨娘常常会来家里。她和母亲在家前院的石榴树下编织茅草,卖给人家作屋顶用。闲下来的时候,她会拿缅文小说出来读,也在石榴树下。她看小说的样子我记得清楚,是因为她喜欢读出声音来,因此她读书的声音我也记得。那时的她很年轻,嘴里不对称地咀嚼着一口茶叶。不知谁说的,那能治她的病,尽管从来没有看见她的身体好过。贫穷的她,只能长年依赖不靠谱的口头方子。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伊江云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