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武吉知马涨水的日子

武吉知马路与花拉路交界处涨水的情形。(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小时候住在武吉知马涨水的中心地带,所以和涨水结了“不解之缘”。

家在店屋楼上,楼下是父亲经营的湿巴刹,邻居有卖杂货的,卖水果的,开咖啡店的,还有一家裁缝店。这一排店屋前面有一大空地,每天早上有人来摆摊做生意,成了这一带家喻户晓的菜市场。除了华人家庭主妇之外,附近马来甘榜的马来妇女,也一大早就手拿着菜篮前来购买日常用品,因此白天这里闹哄哄的。

两水沟不胜负荷

菜市场的前面是一条水沟,再往前隔着武吉知马路,是另一个更宽、更大的水沟,东北季候风季节,只要降雨量大一些,这两条水沟不胜负荷,溢出的水很快就淹没整条马路和店屋前面的空地,如果遇到涨潮,甚至溢入店内。

马路上的汽车都动弹不得,只有巴士和罗厘勉强可以涉水而过,有人将汽车冒险驶过去,中途“死火”,得叫来一些正在戏水的小孩,帮忙将车推过去地势较高的路段。这些小孩因可赚点零用钱,也满心欢喜的使劲推车。

涨水时不时漂来许多废弃的木材和其他的垃圾,有时出现一条长长乌黑的水蛇,引起众人一阵哗然,有人赶紧拿根晒衣的竹竿,准备打蛇,谁知等他拿来竹竿,蛇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最糟的是涨水过后,菜市场地面一片泥泞,不但摆摊困难,顾客也举步为艰;小朋友也因为到处都是污泥,坑坑洞洞的,不能打石子、玩陀螺,懊恼不已。

水淹进屋子

后来我们搬家,情况并没有改善,因为我们只是搬去附近,可通向南洋小学。由于属于低窪地区,一下大雨就涨水,汽车全不能走,许多学生都得利用路旁的走道,扶着铁栏杆,慢慢地一步一步涉水到学校。李玮玲曾在海峡时报写了一篇有关武吉知马涨水的文章,回忆念南洋小学时,遇涨水汽车“死火”,她和哥哥李显龙涉水到学校上课的快乐情景。

我们家当然也不能幸免,不但家门前的路被水淹了,连屋前的草地也全被水淹没,形成一个大水池。小朋友最高兴,可以在这个临时的大水池戏水、游泳、打水战。

有时水继续涨,淹进我们屋子的大厅、厨房和房间,就不好玩了。我们全家总动员,将东西尽量搬到高处。水退后,留下大量的泥污,又有得忙了,幸好我们兄弟姐妹、侄儿侄女多,人多好办事,很快地就把家里洗刷得清清洁洁。

小孩坐在乒乓桌上

虽然淹水带来很多不便,但也给我们带来很多趣事与欢乐的往事。

我们家曾经有一张乒乓桌,是搬新家时父亲送给我们的礼物。大哥的大女儿说:“我记得当时下雨常淹水,小孩都要坐在乒乓桌上,不可以下来,因为下面都是泥水,有时还有蜈蚣在水面上游来游去。”

小妹更感性地说:“最享受的是妈妈会泡一大杯的奶茶給我们喝,那股奶茶香至今难以忘怀,也无法找回当日那种味道,加上下大雨有点凉意,在这情况下喝上一杯热腾腾的奶茶,那种美好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这些点点滴滴发生在涨水时的事,让在大屋之下成长的孩子们念念不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