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艺君:没有记忆的城市

一座干净的城市之一

这世界上再找不到第二座比阿尔方德(Alphand)更加干净的城市了。这里的居民为了让生活更有秩序,建造了这座不朽的城居。

他们请来了世界上最优秀的建筑设计师,成功打造出来这座看似从外星球降落的圆形大楼。钢筋和水泥,都是不被批准的,他们利用了来自未来还来不及被命名的科技,使这座纯玻璃建造的大楼坚固得堪称不朽。银白色的楼身彻头彻底地闪着银光,剔透得像一道陨落在地球的水晶钻石。居民的单位整整齐齐的环成一个圆圈。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你也许都不会发现这座城市与地面,其实是存在着间隙的。

为了杜绝灰尘的侵袭,大楼的外层都特别包裹上了一层隔膜,这里的阳光、空气、人经过隔膜的过滤显得更加温和,他们几乎断绝了所有与外界的联系。

阿尔方德引入了一种神奇的果子,缠绕在圆楼内壁蜿蜒而上的透明阶梯,这里的居民几乎都是依赖它的养分生存。他们看不到也不感兴趣果子的根部,但听说它被种在遥远的外头。

这里唯一的娱乐,就是绕着这个贴墙的螺旋阶梯不断的向上爬走。阶梯几乎看不到尽头,然而居民却热衷于玩这个游戏。这里无论站在哪一个角度看,大楼似乎都是一个样子,有时候他们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到底是他们在走,亦或是大楼在不停地旋转。

他们每上去一步,之前的台阶就会随即消逝,记忆也是如此。人们在不同高低位置的阶梯整齐排列,他们爬着一样的动作,摆上一样的表情,远远地看,整座阿尔方德仿佛就像一个时刻准备着,却不知道该镶入哪里,不停转动的巨大螺钉。

日子久了,这里旋转的生活似乎也成就一种不朽。他们不再产生质疑,就连记忆,也被笃定得非常干净。

失去嗅觉的城市之二

传说卡瓦诺(Kavanaugh)曾经住进一只丑陋的怪物,它浑身发着怪异的香气,十米长的臃肿身体像蛤蟆皮一样凹凸不平的皮肤垂着湿滑的黄色液体,它的眼睛就被覆盖了,厚实的嘴唇上下不停地前后蠕动,似乎在咀嚼什么。它没有发起袭击,却还是逃不过卡瓦诺几名英勇战士的杀戮。那天,整座城市都陷在回忆的香气之中,每个卡瓦诺人在这一天都幸福极了。

醒来的隔天,他们发现整座城市都失去了嗅觉,男人的暴躁、妇女的焦虑,还有一名总是坐在树下没有表情的老头。从那一天开始,卡瓦诺人就相信这是怪物的诅咒。

然而,还有另一种称之为科学的说法是卡瓦诺人失去嗅觉,仅仅只是人类嗅觉的全面退化。

无论是哪一种,都让整座城市陷入恐慌。他们到城里荒废的垃圾池,那里的水是黑蓝色的油渍;他们来到香水店砸破所有的香水瓶,一地的狼藉;他们到鱼市抓起一把腐烂掉的鱼,拼命的闻,但除了看起来恶心,他们的脑子无法联系起任何的感觉。

于是,他们请来了道士和法师,在怪物出现的地方做起了法事。他们摆上他们认为世界上最香的物品,并一一投入海里,包括一名有着柔顺黑发的美丽女子。

日子一年年的过去,卡瓦诺依然没有嗅觉。然而卡瓦诺人的后代,已经浑然不知什么是嗅觉。他们冷静,他们变得锐利。他们不知道阳光的味道,他们不会投入母亲的怀抱,他们不渴望食物,他们慢慢忘记了很多的感觉,他们——似乎慢慢在符合未来人的样子。

有过嗅觉的卡瓦诺人开始在生前为后代撰写“味道总介”,他们提起笔,却不知道该写下什么,他们的脑子几乎空白,新鲜的味道、恐惧的味道、幸福的味道、渴望的味道,他们几乎失去了联想的本能。像一个伫立在远处的老人,看着曾经抱过的爱人、曾经游过的海水、曾经睡过的床,一张张静止地摆在脑海,清晰得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招募第五代字食族

应征条件:

2019年念高中一年级至大学四年级学生,热爱华文写作。

应征方法:

请呈交至少两篇近期创作的文艺作品

一张全身照

用一句话形容自己(20字为限)

个人资料(包括中英文姓名、年龄、出生地、学校、
年级、身高、星座、兴趣)

请电邮至:zbAtGen@sph.com.sg,subject注明:应征第五代“字食族”作者

截止日期:9月15日(星期六),欢迎老师推荐学生应征。通过初选的入围者,将在10月中旬参与第二轮甄选活动,请关注每星期三出版的《@世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