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利益绑架的“流浪大师”

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流浪汉由两个贴身“保镖”搀扶走出来。乍看之下,形象还真像丐帮帮主,不过他面带倦容,身子看起来很虚弱。

大师没心情和大家耗下去,恳请大家见了一面就赶紧撤,说自己这几日被整得快要受不了。

但是围观的人哪里会轻易放过他?继续把大师团团围住一个接一个地上前找他合影说话。

后来从别的媒体报道得知,流浪大师被围困消费三天三夜,每日睡眠少过两小时。

3月21日中午,在上海媒体实习的我突然接到上级的指令:到上海浦东杨高南路一带抓拍网红“流浪大师”。

听到“流浪大师”四个字,我顿时愣住了。什么?一个流浪汉竟然也配得上“大师”称号?还成为网红?

反差太大了,我一时难以相信。第一反应是这名流浪大师多半是编造出来的,水分多过含金量。

出发前我查阅相关报道,发现此人原名沈巍,今年52岁,十年前开始流浪拾荒。最近因对着镜头谈古论今引经据典,视频上传到抖音平台后,一夜成名,被冠为“流浪大师”。

只允许有记者证者采访

我和另一名实习生出发赶往现场一睹大师风采。现场的情况让人大开眼界。

有网民的视频拍到大师的藏身之地,来自中国各地的网红播主早已杀到,在杨高南路这本不起眼的小区安营扎寨,规模达到一两百号人。

大师为了避避风头,只好退守一个暂时废弃的店铺里。玻璃大门由两个来路不明的光头大汉充当“保镖”守着,只允许有记者证的主流媒体人员进去采访。其余的闲杂人等只能架着手机在玻璃门外守候,把手机贴在玻璃门上直播内部的情况。

围堵的人越来越多,里头的采访又缓慢地进行着。无法接收内部信息的围观者只好在外面自娱自乐,开起武林大会,比谁的吸睛能力更高。

一个戴着黄色假发,穿一身白衣的“黄毛小哥”突然大喊大叫,手舞足蹈。我心想:疯子。

不过疯子的这一招还真管用,一下子就把聚光灯打在他身上,原本对着玻璃门的所有摄像头瞬间转过来对着他。

可惜好景不长,突然降下个齐天大圣孙悟空拿着手机自拍杆大摇大摆走进来说要找“师父”。听旁人说,这个猴子是快手平台上的大咖网红,粉丝超过100万。所有人一窝蜂上去拍他,场面就像演唱会粉丝追星一样。

我和实习生同伴在外面观摩这场大戏,拍下现场的情况和采访一些围观者。

有个失业的30岁上海青年说,他特地来找大师聊人生,希望大师能给他一点生活上的启发。

还有个穿小黄人服装的微商带着产品来找大师代言,说有大师的鉴定肯定生意红火。

另外,还有网红公司代表来到现场拉拢人才,加了我们的微信说能把我们塑造成未来的网红。

真可谓是十八路诸侯来到这里,各有各的目的。

大师没心情和大家耗下去

随着天色变黑,等得不耐烦的群众开始情绪高涨。有人高呼:“大师出来呀!出来说几句嘛!”

还有人抱怨:“凭什么只让他们进去!我们特地赶来拜见您的。”

围在门前的人不断往门上挤压,和守门的大汉发生言语冲突,威胁要砸门。眼看场面要失控,为了平息各路诸侯的情绪,一个男子从店里出来,承诺会让大师出来说几句。紧绷的气氛顿时变成喜悦和欢呼。

不久后,武林大会的重头戏上演。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流浪汉由两个贴身“保镖”搀扶走出来。

乍看之下,这人的形象还真像丐帮帮主。不过他面带倦容,身子看起来很虚弱。一脸的无奈与不情愿坦露在脸上。结果完全出乎我意料。

大师的确没心情和大家耗下去。他先是“感谢”大家冒雨来捧场,后又感叹自己一没水平二没能力,不知“馅饼”如何掉在自己头上,以至于自己落到如此地步。他恳请大家见了一面就赶紧撤,说自己这几日被整得快要受不了了。

但是围观的人哪里会轻易放过他?大师是他们换取流量的工具。于是他们充耳不闻,继续把大师团团围住一个接一个地上前找他合影说话。

在利益面前,有些人可以没有底线。

我们两个看不下去了,决定结束当天任务撤走。

后来从别的媒体报道得知,流浪大师21日起被围困消费整整三天三夜,每日睡眠少过两小时。身心疲惫的他决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可是他能往哪儿躲呢?我觉得自打他爆红的那一刻起,往日逍遥自在到处流浪的日子已一去不返了。

有人用下面这句话总结这场闹剧。我觉得一针见血。

“一个看似不正常的人,说了些正常的话;让一些貌似正常的人,变得不正常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留学博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