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心情人

陈斌勤摄影

字体大小:

字食族

作者一句话:好与更好,会来的。

在寂静的城市里,手机的功能再也不限制于一台六寸的机器。只要闭上眼,人体立刻与网络世界连接。把身体投入到无限可能的互联网上,用最少的成本做无限的事。如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无限次的灭掉任何人或圆在现实世界没办法圆的梦想。只要在皮肤里植入一颗薄荷糖般的芯片,再每月付一点点的费用,闭上双眼就能实现。

有了这科技之后,城市里的工作效率进步飞速。跨境贸易,旅游,办公甚至学习都可轻易地协调。有些地方的基础建设甚至都不再维持了。为了打造“未来城市”,政府推出12岁以上的青年都可以免费安装芯片。

城市里的人都纷纷开始拼命地闭上眼看世界,恨不得不睁开眼。除了生活的吃喝拉撒睡,其余的时间总是在连着线,和空气对话。

虽然这科技解除了行动上的障碍,甚至连盲人都能看见时间了,但出现了严重的健康威胁如忘了进餐而死的案例。政府不得不赶快制定新条例防止再次出现人民饿死的案件。

电流在空气流动着,特别是青春里的夏天。在无所事事的暑假,正是男男女女恋爱的盛夏。可琪却是人群中最不一样的那一个。

为迎接夏天的热浪,一刀剪了柔顺的长发,耳上又多了几个耳洞。18岁的她身上留了第一道涂上颜色的疤。是朵花。和她一样,应该盛开的花。

琪看见线上拖着手挂着幸福脸庞的男女都不感兴趣。虽有些向往,身边也不乏爱挑战的男生。当然她也收不住好奇,试着和几位看得顺眼的悄悄来电。可不论她怎么催眠自己,心里始终都感觉自己如反了极的磁铁般,别扭得和谁都靠不近。

漫漫长夜里,琪半梦半醒地收到来自一个陌生人的对话。抱着试试的态度聊了几句,才发现彼此不可思议的相近,爱看电影,不接受现在的世界荒唐的模样:有人呆坐胖死,忘了进餐饿死。聊着聊着发现霖在外地爬山,只有在途中休息的时候短暂的连线。她们聊着琐事,聊着心事,偶尔看见霖发来山上的照片。

在这闭眼为先的世界里,闭着眼可以避开不想看见的,闭着眼可以漠视自己现实中真实的无能。霖是琪遇过极少数睁着眼睛看世界的人。

好奇心让琪逐渐放下矜持,在把自己毫不保留的呈现在琪眼里。两人在冰冷的世界里,相互取暖,过着只有她们两个人的小世界。睁着明亮的眼睛,谈着未来,说着过去。

霖厌倦了夹在家人负面能量的持续夹攻,母亲睁着疲倦的眼睛告诉她父亲生前有多么的可恶,霸道阿姨如刀刃般的计较。家只不过是监牢的别名,逃不走,又不想伤他们的心。默默忍受着,闭上眼睛上了线的世界更是不能平静。

霖想离开这里。这地方的变革和揪心的往事,揪着她的灵魂,令她喘不过气,她不能再忍了。

两颗不需科技才能亲近的心,琪和霖就这样越靠越近,时时刻刻都想粘在一起。合二为一的人,形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宇宙。为了完成彼此,在一个祥和的午后,望着大海拿起野餐篮里的水果刀,用力地往手臂一划。芯片随着澎湃的血液从皮肉中不甘的呈现眼前,再拿起锋锐的刀子把沾着肌肉组织的芯片,挑了出来。

一束光如闪电掠过眼前,看见的还是琪和霖熟知的地方,但一闭眼浮现的只有彼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