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之侣 I ——折

订户
陈凯宇/插图
陈凯宇/插图

字体大小:

作者一句话:缄默中将自己对折到无法再对折,即是最无恙的情状。

我们用很久不见的时日,换一次机场到隆市的远途。远途有长情的怀旧英文电台,抒情地宽恕着一种无药可愈的缄默。

挡风玻璃通透地框起不配衬的两人,言语贫乏的密闭空间烘托不出任何热络字句,而这般疏淡早已为我们所习惯。因而不带惊慌像我在车窗与C间游移的眼睛,像C明暗起伏深呼吸一般的侧脸。往复的久别和重聚都一再证实着,隔开我们的不仅仅只有排挡和手刹而已。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