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篷船

算起来,一共坐过三次乌篷船。地点自然是浙江,因为别的地方虽然有船,却不是乌篷船。其中两次,是旅游的节日,目的地是绍兴,专程去参观鲁迅故居,到咸亨酒家吃一顿饭,吃扣肉、茴香豆,喝绍兴酒,和当地人挤在一起抢食物,坐在长板凳上,占大方桌的一个角,和同桌的绍兴人讲绍兴话。不,人家讲绍兴话,我讲的是上海话,加上普通话,总之不难沟通。谈到绍兴戏,那倒是我的强项,我是徐迷,移居香港,带的小书包里面都是越剧场刊。“宝玉哭灵”整段曲词我六七十年后都能唱,连紫鹃的三句在内。到港后我写过信去剧团讨相片,也收到回信,附有一张相片,徐玉兰和王文娟的生活照,两人都穿解放装。在咸亨酒家前面就有乌篷船码头,船不过是一般可坐几个人的小船,也有个黑色的篷,但水道狭窄,好像人在沟渠中。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