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两首

订户

字体大小:

周天派

车过墓园

这么热的天气

有人吃面线

有人去墓园

这么热的天气

谁把阳光轻轻扫

一张曾在的脸

天气好

我谁也不想

天气这么热

我把自己烧给你

记四月上旬某清晨,途经林厝港一带墓园有感,时值清明期间。

论灵魂伴侣

我的灵魂和你不太一样

这使我有种莫名小哀伤

然若你的灵魂和我太相像

亲亲,信不信我告你抄袭?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