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许智峰宣布流亡 港泛民凛冬将至?

在香港身负多项控罪的香港民主党区议员许智峰前天(12月1日)到丹麦出席一项气候变化会议,引发潜逃遐想。(档案照)

字体大小:

在香港身负多项控罪的香港民主党区议员许智峰周二(12月1日)到丹麦出席一项气候变化会议,妻儿父母也随后离港,引发他可能弃保潜逃、滞留丹麦寻求庇护的猜想。

他周四(12月3日)晚上8时许发布声明,宣布正式流亡以及退出民主党,但称仍未决定在哪个国家停留。

许智峰并非香港去年爆发反修例运动后首名离港、向欧美国家寻求政治庇护的香港政治人物。

但由于他现任区议员,而且刚刚才因为港府褫夺四名泛民立法会议员议席而辞去了自己的立法会议员职位,政治地位毕竟跟此前逃离香港的一般反修例示威者不同。如今弃保潜逃,势将再次引起部分国际舆论、欧美政府对香港泛民主派命运和香港“一国两制”前景、政治环境的关注。

泛民凛冬将至?

对香港泛民政治人物来说,目前至少已感觉到冬天的刺骨寒风。

香港法院昨天判处黄之锋、林朗彦、周庭三名前香港众志高层分别入狱13个半月、七个月和10个月,被认为向香港的反对派阵营及其支持者发出明确且强烈的警告信号,强调港府对维持社会稳定的决心与政治意志。

被视为香港泛民“金主”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今天因涉嫌欺诈案出庭时被拒绝保释,要还押至明年4月,则是另一个强烈的警告信号。

除了许智峰,另一名香港泛民派人士、本土派团体“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昨天也传出“疑似逃亡”的消息。据网媒“香港01”报道,梁颂恒数天前已离开香港,前往美国。

20201203_hk_xiang_gang_fan_dui_pai__Large.jpg
(上排左起,顺时针)梁颂恒、黎智英、黄之锋、林朗彦、周庭五人最近几天接连或离开香港,或被还押,或被判刑坐牢。(路透社、法新社、互联网)

据港媒报道,许智峰近一年来因为街头与议会抗争行动而涉案累累,如今身负九项控罪,其中两项最高可监禁三年,这次出走应该跟看来躲避不了的牢狱之灾有关。

许智峰本来否认流亡的说法,称此次行程由11月30日至12月4日,离港前72小时已按规定通知法庭及警方,并强调自己会按照原定行程完成公务外访,“做好议员的责任,毋负期许”。

至于网媒“香港01”周三晚(12月2日)引述消息称许智峰的父母、妻子及两名年幼儿女当晚已乘搭飞机离开香港,暂时不知目的地及原因,许智峰则在面簿帖文回应称,一向认为政治人物的家庭生活毋须向公众交代,因此不会透露任何有关其家人的资讯,呼吁大众毋须揣测。

不过,有香港网民转发讨论丹麦绿党国会议员埃尔拜克(Uffe Elbaek)欢迎许智峰的推特帖文,称会“竭尽所能保证你能留下”(We will do whatever to secure your stay)。

20201203_hk_xu_zhi_feng_-tiwtter_Large.jpg
丹麦绿党国会议员埃尔拜克12月1日在推特发文欢迎许智峰。(推特截图)

山雨欲来风满楼?  

许智峰周三(2日)晚与丹麦国会议员詹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会面时,也谈到香港示威者的问题。

20201203_hk_xu_zhi_feng_-dan_mai_yi_yuan__Large.jpg
许智峰(右)与丹麦国会议员詹森(左)会面时,谈到香港示威者的问题。(互联网)

许智峰表示希望丹麦民众了解香港已完全改变,盼丹麦人向前一步,支持香港抗争运动,采取实质措施帮助香港示威者,包括接收更多示威者。

这番话现在听来似乎意有所指,种种迹象让相关猜测甚嚣尘上,最终也获得证实。

不过,丹麦外交部长科富德(Jeppe Kofod)受询时表示没有留意到许智峰的到访,也“没有计划与他见面”。许智峰发表的流亡声明也强调“没有寻求任何国家的庇护落脚”,由此看来丹麦并非其落脚处。

丹麦1950年5月就与中国建交,但两国关系曾在2009年因为丹麦首相会见达赖喇嘛而受挫,后来在丹麦政府发表声明反对西藏独立后双方关系才回复正常。丹麦报纸今年初曾刊出把中国国旗上的五角星换成冠病病毒图案的漫画,引发中国不满。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强烈谴责,表示“严重伤害中国人民感情”,要求报纸道歉。报刊事后拒绝道歉,时任丹麦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回应这是丹麦的言论自由,不需要对立场进行解释,也令两国关系一度紧张。

不管怎么样,任何收留许智峰的国家,接下来预计都要承受来自北京的巨大压力。有报道称许智峰将前往英国。

为何许智峰要弃保潜逃?

为什么许智峰被认为有意弃保潜逃?这还要从他的个人经历说起。

被称为“斯文激进派”的许智峰是香港政坛老手,今年38岁的他大约20年前就已加入香港民主党并开始参与政治活动。2011年,他以29岁之姿,击败其他建制派对手,成功出任香港中西区区议会中环区议员。

随后在2016年,许智峰与民主党党友单仲偕一起竞逐立法会香港岛选区的议席,并以高票成功当选。

充满争议的“斯文激进派”

担任议员期间,许智峰的言行属于党内的激进派,主张对建制派进行非暴力的议会抗争,但他外表斯文,又是律师背景出身,因此得到“斯文激进派”的外号。

不过许智峰在现实中的行为并不“斯文”,曾卷入不少争议性事件,包括涉嫌抢夺香港保安局女行政主任手机,更被建制派议员提出谴责议案,欲取消他的议员资格。

在2014年3月6日的香港中西区区议会会议期间,许智峰发现建制派在公民教育工作小组的拨款中存在利益冲突,选择静坐抗议,过后被现场警员抬走。

香港立法会2018年4月24日审议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一地两检”草案期间,许智峰认为港府职员在“监视”议员,因此在立法会会议室外,抢走保安局一名女行政主任手上文件,再夺去其政府手机,冲入男洗手间内17分钟,一度拒绝归还。

20201203_hk_xzf_Large.jpg
许智峰(中)2018年4月24日抢走港府职员手机后被赶到现场的警方带走。(互联网)

港府行管会过后对此事件发表最严厉的谴责,建制派议员趁机要求取消他的资格,而民主党也谴责并冻结许智峰党籍。

许智峰在2019年4月中西区区议会财务委员会会议期间,质疑团体“香港中华文化协会”和民建联有利益冲突,要求民建联申报及避席,并批评财委会主席李志恒未处理其提出的规程问题,抢走对方文件。

九项控罪在身

许智峰目前有九项控罪在身,分别是:

2019年7月6日:在“光复屯门公园”游行期间涉嫌抢夺及损毁一名市民拍摄示威者的电话,涉嫌意图妨碍司法公正、不诚实取用电脑、刑事损坏三项罪名。

2020年5月8日:立法会内会会议冲突中违反《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藐视罪及干预、骚扰、抗拒或妨碍正在执行指责的立法会人员两项最罪名。

2020年5月28日:在立法会审议《国歌条例草案》(《国歌法》)二读时持腐烂植物走向主席台,被保安包围时将植物踢向主席台,违反了《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藐视罪及侵害人身罪两项罪名。

2020年6月4日:立法会《国歌法》三读期间泼恶臭液体,被控违反《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藐视罪及侵害人身罪两项罪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