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排限产遇商品价格飙升 中国碳中和路面临两难

字体大小:

为实现2060年的碳中和目标,中国正迅速落实环保减排措施,而这正对包括钢铁和电解铝在内的原材料价格造成显著上行压力,对控制物价形成挑战。

据彭博社报道,随着内蒙古暂停电解铝新项目审批,河北唐山钢厂限产,铝价和钢材价格已分别升至2011年和2008年来的高位。3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4.4%,创下2018年7月以来最大升幅,其中采掘和原材料工业价格同比升幅均超10%。野村等机构预计PPI到年中将上行至6%以上。

通胀对未来经济走势的潜在影响已经引起了政策制定者的注意。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周末的会议中表示,要加强原材料等市场调节,缓解企业成本压力;副总理刘鹤上周在金稳委会议上也提及要保持物价基本稳定,特别是关注大宗商品价格走势。

知情人士说,包括钢厂在内的工业原料企业领导近期被要求参加政府会议,商讨价格攀升背后的原因以及如何应对。知情人士不愿具名,因信息未公开。

中国去年提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愿景,并制定了到2025年底将单位GDP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别降低13.5%和18%的目标。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官员曾表示,需要控制有色金属的总生产能力,铜冶炼产能将很快见顶。

保银资本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说:“碳中和未来几年将持续对生产价格产生压力。”价格的影响或许会在诸如钢铁在内的产品上先反映出来,但随后会影响到更多的制造业产品。

中国的钢铁产量占世界的一半以上,中国每年的碳排放中有约15%由该行业造成。保银资管的张智威和国盛证券分析师杨业伟都认为,钢铁行业将在碳中和规划的减排限产中首当其冲。

中钢协近日明确将从控制钢铁产量入手来实现碳排放总量的下降,通过粗钢产量下降实现碳达峰。此外,据中信证券报告,3月以来高炉开工率、焦化开工率整体呈下行态势,钢铁上游行业的生产已明显走弱。

Navigate Commodities的董事总经理维德奈尔(Atilla Widnell)说,一边试图限制生产,一边需求侧又受到刺激政策的影响,这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更高的价格。

虽然目前PPI对消费者物价的传导尚有限,但如果总体物价水平走高对经济构成风险,并最终降低对产品的需求,政策制定者或不得不对货币和财政政策加以调整。

在部分领域,监管部门已经采取措施,希望通过增加供应来缓解价格的快速上涨。国家发改委4月初据称要求煤炭增产增供;中国3月据称还考虑向市场投放储备铝以平抑价格。

杨业伟说,碳中和目标下的减排限产可能令部分工业领域的供给减少,产生与2016年供给侧改革类似的影响,但碳中和的路径更多,包括技术减排、碳交易等,因此对商品价格的抬升不会像上一轮供给侧改革那么显著。

保银的张智威认为,短期内政府可能会依靠诸如价格控制之类的行政措施,但长远或需要一个更完整的计划,在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同时不引起过大的通胀压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