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芳达:我国港口协助缓解全球供应链中断

新加坡港务集团(PSA)通过利用大士港口的堆场,存放一小批停留时间较长的集装箱。该集团正按计划准备在今年底前将大士港口一期的首两个泊位投入运营。(港务集团提供)
新加坡港务集团(PSA)通过利用大士港口的堆场,存放一小批停留时间较长的集装箱。该集团正按计划准备在今年底前将大士港口一期的首两个泊位投入运营。(港务集团提供)

字体大小:

(早报讯)全球正面对供应链中断、港口拥堵和货物延期等严峻挑战,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转运枢纽,处于有利地位协助缓解全球供应链中断情况。

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表示,在疫情期间,很多航运公司利用新加坡港口,作为一站式港口,也作为它们弥补运输延误时间的补时港口(catch-up port)。我国港口下来会继续每天24小时运作,并增加员工人数和提高港口运能,以确保全球供应链的顺畅流通。

其中,港务集团(PSA)和政府机构和工会也展开密切合作,招聘2500名本地员工,增加约两成人手。与此同时,它重新开放了岌巴码头(Keppel Terminal)的8个泊位和1万8000个地面舱位,以提供约6万5000个标准箱的堆场处理量。

上个月,港务集团也开始使用大士港口(Tuas Port)堆场,增加约2000个标准箱的堆场处理量。必要时,大士港口会进一步提高处理量。

另外,该集团已探讨港口运营以外问题,与船运公司及客户密切合作,试图达成更优化安排,以尽量减少运输延误。

徐芳达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说:“我们当然没有办法完全解决全球供应链所面对挑战,因为这个仍需要上游和下游合作,在运作方面做出调整。但身为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转运枢纽,我们有责任帮助减轻船运公司和客户所面对的延误,以及货物流动所面对挑战。”

冠病疫情封闭措施对全球供应链形成了巨大冲击。由于许多主要船运通道都在各国边境阻滞,港口出现运输瓶颈,供应链交付期一再拖延,导致全球供应链中断和运价上涨问题急剧放大。

目前,全球船舶运输班期的可靠性已从2018年至2020年的平均75%,在今年跌至35%至40%.船舶平均延误时间延长至7.5天。

徐芳达表示,新加坡作为全球供应链中的主要节点,不能幸免于全球性的干扰。上游港口的拥堵已导致船舶无法按期抵达新加坡,转运集装箱船只在新加坡港口停留更多时间。

尽管如此,他指出,我国港口须坚守它的价值主张,继续是全球供应链一个有韧性、可靠的节点,并提供良好连接,快速转换时间和高效服务,成为弥补运输延误时间和解决运营难题的首选港口。

在多方努力下,我国港口吞吐量已开始复苏,今年首九个月较去年同期增加了3.4%,也比2019年疫情暴发前增加2.4%。

不过这些举措会给我国港口带来一些成本代价。例如集装箱在港口堆场逗留时间更长,形成港口运营的额外压力。此外,随着越来越多船舶来到我国港口,意味着它们等候时间拉长。

徐芳达说:“但这是我们基于长期战略考虑,同时了解到身为重要转运枢纽港口的全球责任,所做出的有意识的举措,我们决定承担这一重要角色,协助那些面临供应链拥堵的船运公司及客户。”

谈到供应链中断可能带来的食品价格上涨或半导体晶片严重短缺等问题,徐芳达表示,我国一直拓展食品来源地,加强供给韧性,以确保食品供应不会中断和价格保持稳定。另一方面,一些有时效性和重要材料如半导体晶片,为避免生产计划受影响,港务集团一直在加快这些材料运入。

展望未来,他认为,我国政府、行业和工会之间具有紧密劳资政三方关系,使到我国能应对供应链中断挑战,并继续为未来做好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