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家兄弟贴文看出网民五大反应

李家兄妹围绕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的争端已持续半个月,面簿的留言舆情倾向于李显龙总理,但他弟弟李显扬的贴文引发更多讨论。

过去两周,李家纠纷在面簿上点燃,成千上万的“面友”以行动参与了讨论,纷纷在事件主角的贴文下点击各种表情符号或留言发表看法。你是不是其中一人呢?你好奇面簿舆论倾向谁吗?哪些贴文最引人关注、最具话题性?

zaobao.sg请新加坡报业控股集团策略与分析部的同事对相关面簿贴文所引起的网民回应进行分析,了解舆论风向。

这次的舆情分析主要针对李显龙总理和弟弟李显扬。李玮玲医生虽然有两个面簿页面,但其中一个关闭了留言功能,另一个则留言不多,因此无法理想地分析网民反应。

分析师通过面簿的应用接口(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简称API)抓取用户回应李总理和李显扬贴文的相关数据。所谓“回应”,指的是点击表情符号(reactions)、留言、在留言上点击表情符号、评论他人留言,以及在他人留言的评论上点击表情符号。分享贴文的举动并不包括在内。

大多数留言以英文书写,分析组也使用了“谷歌云端自然语API”对所有英文留言进行分析,获取“情绪评分”(sentiment score)。

顺道一提,所有获取和分析数据的电脑程序都是由内部开发。

截至星期四(6月29日)上午9时,李总理针对这起纠纷发表了六则面簿贴文,李显扬则27次发文。我们能从这些贴文的分析结果看出什么端倪呢?

①李显扬的贴文引发更多讨论

20170629_news_leechart3_Large.jpg

李总理的贴文获得的表情符号总数达9万7233个,是李显扬的两倍。

说到这里应该知道的一点是,李总理的面簿页面所累积的“赞”(likes)多达118万个,李显扬的面簿页面则只有大约2万7000个“赞”,关注(follow)他页面的人数则有大约3万9000。

两人贴文下面的留言数量相近,但在李显扬的面簿页面上,会去评论他人留言或在他人留言的评论上点表情符号的用户显著多了两到四倍。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说,这显示李显扬的贴文引起更多辩论,也引起更强烈的反应,包括针对他提出的论点和证据作回应。

“人们不仅回应李显扬的贴文,也回应贴文下的留言。他们可能花更多时间和精力去分析李显扬的想法和论据。”

另一方面,统计显示,李显扬的贴文一共被分享2万多次,李总理的贴文则有1万8000多个分享。

②李显扬贴文获得的回应,近半数也在总理面簿上回应

20170629_news_leechart1_Large.jpg

数据显示,超过10万人次针对李总理和李显扬的贴文作出回应。其中,7万7864人次只回应了李总理的贴文,1万9640人次只回应李显扬的贴文,两边都有回应的用户则有5363人次。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回应双方贴文者的回应总数达6万6728个,占李显扬贴文回应总数的大约47%。这些两边都做回应的用户回应频繁,平均作出了12次回应,明显多于只回应李显扬贴文者的平均回应次数(4次)。

③李显扬贴文的回应数量呈上升趋势

李显扬是在6月14日凌晨2时11分发布第一则贴文,上载了他和姐姐李玮玲题为“李光耀的价值观哪去了”的联合声明,表示对他们的长兄李总理“失去信心”。

自此之后,李显扬几乎天天发新贴文,有时还一天发几则。截至星期四(6月29日)上午9时,李显扬发了27则贴文,每则贴文得到的回应至少有2000个。

两个星期过去了,他的贴文引来的表情符号和留言逐渐增多,显示刚在纠纷爆发前不久才开设的李显扬面簿账户正逐步获得更多关注。

20170629_news_leechart5_Large.jpg

针对这个趋势,陈庆文提出了两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一、李显扬贴文的吸引力是否越来越大,人们愿意听他说、与他对话?

二、这是否也显示李显扬的贴文有更大的“乘数效应”(multiplier effect),人们不只是阅读贴文和留言,也有回应的动力?

数据显示,李显扬在6月22日下午5时35分发布的贴文累积了最多回应,所有表情符号和留言加起来总数近1万个。

他在这则贴文中指总理夫人何晶曾在2015年2月6日,即建国总理李光耀弥留之际,擅自取走李光耀的物品,并以总理公署的名义借给国家文物局。三小时后,李显扬修正了贴文内容说,经媒体提醒发现上述日期正值何晶随李总理出访期间,并抛出另一个问题:“既然国家文物局的文件把何晶列为总理公署联络人,她能否指出她是让哪位下属来取走我们父亲的物品?”

获得最少回应的贴文则是在6月16日下午1时05分发布。李显扬在此文中声称,腾福法律事务所(Stamford Law)并没有为李光耀草拟任何遗嘱,遗嘱是由李及李(Lee & Lee)管理合伙人柯金梨草拟。这则贴文共有2058个回应。

至于李总理,他在6月19日晚上7时31分将一段视频声明上载到面簿,贴文表示7月3日将在国会上针对欧思礼路38号一事讲话。这则贴文受到的关注度最高,光是表情符号就累积了超过4万7000个,留言也超过2800则。

20170629_news_leechart4_Large.jpg

另一则在6月14日早上9时41分发布的贴文,也引起了很多网民回应。当时和家人在澳大利亚度假的李总理,在纠纷爆出后首度开腔,表示对弟妹选择公开家中纠纷感到十分遗憾与失望,他和妻子何晶也全然否认弟妹的指控。这则贴文获得超过3万8000个回应。

李总理也在该贴文中说,他“这个周末回国后会考虑后续的处理”,而贴文下面一则带有本地色彩和幽默的留言引起了最多回应。这则留言共吸引超过2600个“like”、“haha”和“love”的表情符号。

20170630_news_lee1_Large.jpg

④李家兄弟网上获得的表情符号两极化

李总理获得的“love”和“sad”较多,李显扬则较多“wow”、“angry”和“haha”。

在李总理和李显扬贴文所吸引的表情符号当中,分别有88%和82%属于“like”(喜欢),其他表情符号的数量则有相当明显的差距。

20170629_news_leechart2_Large.jpg

举例说,李总理的贴文共获得了5500个“love”(爱心)表情符号,远远超出李显扬的442个。再来就是李总理的贴文有4444个“sad”(难过)表情符号,李显扬的只有1341个。

不过,李显扬贴文吸引到的“wow”(惊讶)、“angry”(生气)和“haha”就比李总理多,尤其是“wow”的数量多达4120个。

从网民的反应来看,陈庆文认为,追从李总理面簿页面的网民,大多数是总理的支持者,他们能接受总理对这起事件的论述(narrative)。

⑤面簿舆论倾向李总理

20170629_news_leechart6_Large.jpg

截至星期四(6月29日)上午9时,李总理的贴文共获得7068则留言,李显扬则有7044则留言,这个数字不包括网民在个别留言上的评论。

分析结果显示,李总理贴文获得的正面留言显然较多,李显扬获得的正面和负面留言则差不多。

不过,学者指出,分析面簿数据所得出的观察只不过是社会舆论的快照,因此分析结果应谨慎诠释。

陈庆文说:“这些观察不能准确地反映舆情,只能给你一些概念。事情的形势随时在变,在李显扬和李总理面簿页面留言的人,也不能代表普罗大众。”

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教授汪炳华也说:“从学术的角度来看,我们无法从网络的反应得出什么结论。分析的样本肯定有偏,这到底如何影响结果没人知道,因此我建议谨慎诠释结果。”

社交媒体赋予每个人参与讨论的能力

陈庆文说,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新加坡人认为政府的反应有不足之处就在社交媒体上大吐苦水并不出奇,有些人也可能觉得当他们要针对重要国家事件发表看法时,就应该要有更为广泛的受众群。

“更重要的是,社交媒体让每个人都可以当出版者。社交媒体是个有力的工具,能让人用来发表看法,说服他人。”

陈庆文指出,国会仍是辩论国家大事的主要平台,但社交媒体日渐重要,它让老百姓也能参与辩论,发表想法、顾虑和观点。

“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可以24/7(每天24小时、每周七天,指不间断)地辩论并争取话语权,而国会辩论的时间和空间是固定的。”

完整专题报道,请翻阅2017年7月2日的《联合早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