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者:外劳配额再收紧 或使本地餐饮业失去“人情味”

服务业外劳配额收紧,本地人又难请,餐饮业者被迫自动化。受访业者说,餐饮业讲究人情味,不是所有工作都能以机器代劳,否则本地餐厅与美食会逐渐失去特色,变得千篇一律。

煮炒店好年海鲜村老板白伟良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顾客光顾餐馆是要享受餐馆的服务。“我们和顾客的交流,所营造的氛围是我们有别于他人之处。把这个元素拿掉,就等于把特点拿掉。”

他说,要是为了节省人力,所有餐厅都改为顾客自己点餐、拿号码再去领餐,这将是饮食文化的一种流失。

本地老字号肥仔荣酒家老板黎少威说,服务员会为顾客介绍菜单上没列明的季节性菜肴,这是中餐馆文化的一部分。

“顾客喜欢人情味,喜欢有人介绍、有人聊天。我们跟老顾客就是聊天聊出感情来的。自助点餐适合日本餐厅或快餐店,中餐馆并不合适。”

饮茶酒楼总经理陈怡晖也说,本地服务业已经不容易请到本地员工,如今客工政策进一步收紧,无疑让服务业雪上加霜。

她说:“服务业客工比率顶限(Dependency Ratio Ceiling)下调,我就得聘请较少客工,这将影响我们的招聘活动,我们可能必须缩小团队。”

事实上,饮茶酒楼去年已因为限额的关系,无法更新一名中国籍员工的工作准证,最后只好把她送走。

明年起,服务业可雇用的中低技能客工,最多只能占公司人手的38%,低于目前的40%,后年则进一步调低至35%。为了协助企业适应,政府将继续发放津贴鼓励中小企业提高效率与采用现成科技等,减少依赖劳力。

财政部长王瑞杰前天发表2019年财政预算案声明时点名餐饮业与零售业为仍非常依赖劳力的领域。

同乐餐饮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周家萌说,餐饮业者清楚提高生产力的必要,能自动化的也已经自动化,但本地人一般不喜欢从事餐饮业,所以才得请外国人。“其实服务业新加坡人都不太愿意做,这个大家都知道。我不认为是外地人抢了新加坡人的饭碗,我们没办法才用外国人。”

同乐旗下有多家高档餐厅。周家萌说,高档餐厅也很难请到本地人,更何况档次较低的餐厅。

服务业目前40%的外劳配额是所有行业中最低的;制造业的配额为60%,建筑业与加工业则为87.5%。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