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辞世

去年国丧期间国人自发排队致哀 七分钟路程 那时走了八小时

字体大小:

去年3月25日,建国总理李光耀的灵柩从总统府移往国会大厦,供公众吊唁致敬。由于排队人潮络绎不绝,进入国会大厦的排队路线也数次发生变化,这条人龙途经华侨银行大厦和芳林公园,更一度穿过新桥路和里峇峇利路,延伸至罗拨申码头。等候时间一度长达八小时。

陈婧 报道

jingchen@sph.com.sg

从新加坡河畔的克拉码头走到国会大厦要多久?谷歌地图给出的答案是七分钟,但就在一年前,许多国人花了八小时才走完这一程。

去年3月25日,建国总理李光耀的灵柩从总统府移往国会大厦,供公众吊唁致敬。当天上午,前往国会大厦的队伍就一路从新加坡河北岸排到南岸,穿过高楼大厦和店屋小巷,一路蜿蜒至克拉码头。位于新桥路的松发肉骨茶分店门外,也出现了长长的人龙。

松发肉骨茶分店经理黄狄亮(41岁)回忆,那天上午开店没多久,他和员工们就被店外的人龙惊呆了。“我们没想到排队的人这么多,队伍这么长,而且不只是那天上午,而是一整天都这么长!”

这条人龙的长度,令素以排队闻名的新加坡人都惊讶不已。更令人惊叹的是,在维持秩序的警员到达之前,排队者就自发规划起路线。每当来到路口,人群就自动转进下一条街道;前方无路通行时,队伍又自觉拐了个弯,从路的另一侧排回来。

“那天的天气跟现在差不多”,珍宝(河畔)海鲜楼副经理刘琪(34岁)指着当空的烈日。“很多人都被晒得满头大汗,可是大家仍然很有耐心地排队。公司管理层听说队伍排到了店外,就让我们把店里库存的瓶装水拿出来,分给排队的民众。”

沿路商家出手相助的效率,和队伍增长的速度不相上下。包括珍宝海鲜楼在内的许多餐饮业者,纷纷把店内的食物和水拿出来分发给排队的公众。松发肉骨茶不仅在店门口架起桌子摆放免费冰水,还从店内搬出椅子和风扇摆在路旁,供排队者歇脚和纳凉。

由于排队人潮络绎不绝,进入国会大厦的排队路线也数次发生变化,这条人龙途经华侨银行大厦和芳林公园,更一度穿过新桥路和里峇峇利路,延伸至罗拨申码头。截至下午4时,等候时间一度长达八小时。

这条长达四公里的队伍成了媒体报道的焦点,许多得知消息的热心人士从全岛各地赶到排队现场,分发食物和饮水。有利金属工程公司董事经理胡建银(74岁)亲自跑了几间商店,买了1000把雨伞派送给排队者。

“我以为已经准备了足够多的伞,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就分完了,第二天又去工厂订了1000把伞送过来。拿到伞的人跟我说谢谢,我说我更应该谢谢你们,你们让我看到了新加坡人的凝聚力。”

面对始料未及的人潮,各个政府部门也快速做出反应。原本晚上8时结束的吊唁时间延长至凌晨,之后进一步调整成24小时开放。地铁、轻轨列车与一些巴士服务破例运行24小时,排队路线也在第二天重新规划,以缩短公众的等候时间,减少对公共秩序的影响。

万人漏夜排队情景

一年已过记忆犹新  

3月26日凌晨12时,刘琪和店内员工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但他们没有回家休息,而是立即加入了排队的人龙。“当时已经夜深了,我们的店铺又靠近国会大厦,原本以为很快就可以排到,没想到还是等了近五个小时。但大家没有怨言,只是静静地等候。”

刘琪17年前来新工作,目前已是本地永久居民。她说:“我们店里有很多外国员工,很感谢李先生开放国门,让我们有机会来这里寻找更好的生活。”

数万人漏夜排队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日历却在不知不觉中翻过了一年。

一年后的新加坡河畔,已不见当时的人龙,但河水依然清波荡漾。一年后的新加坡,再不见巨人的身影,但他的印记依然处处可寻。

埃尔金桥(Elgin Bridge)下的涂鸦墙上,描绘着早期新加坡河商船云集、人声鼎沸的场面。胡建银没有忘记,这条原本恶臭熏天的河道,是如何变得清澈宁静。“要不是李先生当年大力整治环境,今天我们就没有这么干净的河道,绿树这么多的街道。”

见证第一届人民行动党政府内阁宣誓就职仪式的前政府大厦,在脱胎换骨为国家美术馆后,重新向八方来客敞开大门。刘琪没有忘记,是李光耀奉行的唯才是用理念,让她有机会踏入狮城,开拓新的生活。“某种程度上来说,李先生改变了我的人生。”

跟李光耀信念走

就不会偏离正轨

克拉码头的游客川流不息,各家食肆每天都迎来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顾客。黄狄亮没有忘记,是李光耀把这个小红点带上世界舞台,赢得各国人民的尊重。“他让我们以新加坡人的身份而自豪,不觉得自己矮人一截。”

李光耀不在的第一年,新加坡有什么不同吗?三名受访者异口同声地说:“没有吧。”

胡建银说:“李光耀给新加坡打下的基础很坚实,只要跟着他的信念走,新加坡就不会偏离正轨。我相信李先生对这一点也很有信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