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研发“潜水员”为船舶“洗澡”

陈强研发“水下清洗机器人”是为了加强专职潜水员的自身安全。(陈来福摄)

字体大小:

陈强曾在新加坡海军部队服役24年,退役后花了近一年的心血,在电单车修理店研发“水下清洗机器人”。机器的最大优势是早晚都能随时下水,助潜水员清理船舶。

作为东西贸易中心的新加坡拥有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之一,但你是否知道那些每天进出码头的船舶都需要定期“洗澡”,尤其是清理船壳附着海生物,包括海藻、藤壶、海蛎等。

研究显示,这些海生物长年累积下来会拖慢船速,造成营运成本增加,而清理任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需要趁船舶停泊岸边码头时,派遣专职潜水员下水清理。

作为Clarent Marine的创办人,陈强的朋友圈中不乏专职潜水员,而他也曾在新加坡海军部队服役24年之久,因此深谙水下执勤的高风险以及那不为人知的心酸。

现年47岁的陈强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无奈透露:“在我国服务的专职潜水员有很多已经四五十岁了,而潜水工作又很考验他们的体力。”

感同身受的陈强看见行业正面临的人力挑战,而一名船运业朋友则让他看见里面蕴藏的商机,便毅然决定卸下军人身份,转身投入“水下清洗机器人”研发行列。

他花了近一年的心血才成功研发“水下清洗机器人”,别看它类似遥控玩具,自2019年4月以来已出勤无数次,不仅能深潜海底,更能攀附船身。

谈及自己心血结晶,陈强总掩藏不住喜悦,他受访时一直笑称:“我追求的并不是什么高科技,而是以解决问题为导向,将机器人与清洁技术结合在一起,以辅助现有工作。”

他引以为豪地表示,在没有任何研发团队的支持下,自家机器人是在电单车修理店琢磨出来的。尽管机械本身都是从欧美购买的,但他却费了很多心思在操作程序的设定上,因为要让一台机器人从研发台到工作台去真正上岗才是最大的挑战。

机器人的出现并不是要取代现有专职潜水员,而是加强他们自身安全与提升整体工作效率,尤其是对那些年长又想退役的专职潜水员而言,这无疑是人生另外一个出路。

——Clarent Marine创办人陈强

针对“水下清洗机器人”工作表现,陈强略有保留地称它能续航八小时,清洗水枪的出水压力达200Mpa,因为在他眼中,“机器人”说到底只是一个工具,关键是幕后操控人员。

他解释:“要操控这台机器人其实不难,不过当它在水下工作,尤其是能见度又非常差的时候,就非常考验操控人员的判断。”

在这家成立不满一年的起步公司里,很多时候得靠陈强亲力亲为,他也聘请了现年58岁的前专职潜水员做助手。

陈强提到:“上了年纪的专职潜水员拥有丰富的水下经验,我的机器人很多时候需要借助他们的经验才能顺利完成任务。”他强调,机器人的出现并不是要取代现有专职潜水员,而是加强他们自身安全与提升整体工作效率,尤其是对那些年长又想退役的专职潜水员而言,这无疑是人生另外一个出路。

另外,与人类相比,机器人最大优势便是早晚都能随时下水,这样的工作弹性也满足船东的临时要求。

机器可长时间在深海运作

他补充:“当人类潜入海底越深,能逗留的时间越短,相反机器却可以长时间在20米以下的水域工作。”

中年创业的陈强凭着一股热忱克服了许多难关,包括当初因理念不合而与一起奋斗的合伙人拆伙,以及自己研发期间完全零收入等困境。

曾经一起当兵的老友大力相助,公司已成功获得一批投资人的青睐,尽管投资额还不到50万元,但陈强笑言这并没有包括他之前所投入的心血。

放眼公司长期规划,他表示硬件与软件方面的投资同等重要,盼望日后能循序渐进,按每次实际工作情况再做调整与改进。

与那些跨国公司相比,他自认公司现有器材规模虽小,但胜在够可靠,基本上都能顺利达成客户们不同需求。

自公司开业半年以来,除了船舶之外,他也向钻油平台以及海上集装箱等提供清洗服务,不仅发挥了机器人“水陆两栖”的卓越能力,他也相信这些各异需求都会是公司未来业务的增长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