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树森:麻雀学校 前世今生

字体大小:

新加坡警察部队好友来电让我安排他参观香港麻将(雀)馆,深入了解这个特殊另类的当地文化。

事缘前阵子香港春节旺角发生暴动,这位朋友也特别来香港了解情况,当时安排了旺角重灾区能保护照顾我们的朋友,陪我们在动荡警民对峙中走了一圈,从此狮城朋友迷上了香港江湖深灰色地带的势力和另类营运手段,也对区内林立的麻雀学校起了莫大的好奇。

维基百科显示,打麻雀一直以来是中国人的传统社交活动。香港在1841年由英国管治,香港政府下令禁止赌博活动,所有赌馆禁止营业,但打麻雀是粤人的应酬消闲娱乐,是故麻雀馆特别得到有限制的保留。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政府于1956年规定麻雀馆必须从警察课取得经营权,因为麻雀共有144张牌,所以发出144个牌照。由于法例上禁止赌博,因此麻雀馆牌照的英文名需要易名为麻雀学校。

过去麻雀馆牌照是发给个别人士,没有限期,可以承继,但因为不再发出新牌照,目前香港只剩下70家雀馆开设在旺角油麻地等旧区。

麻雀馆主要靠在赌注中抽取0.5%佣金(俗称抽水)获取收入,每天只可经营12小时。

麻雀馆的客人来自五湖四海的成年人,不同于一般会所里友好相约切磋联谊,雀馆内同台手谈大多互不相识,客人随意坐下只打几把离台都可以,每台注码,由百元到十万元一把不等,一直以来聚集不少江湖混混三教九流卧底警察在内赌快钱寻刺激,也是江湖地下社团消息情报流通交换的地方。

称为国粹的麻雀耍乐,经过百年的演变至今,既是娱乐也有脑部医疗作用,香港麻雀馆的生态经营模式也翻了几番,因客路转变与扩阔而产生了各式各样的定位,为了吸引更多不同类型客人光临,提高盈利额。

有雀馆以江湖大哥级的客人居多,有些以白领年轻客为主客,社团小混混也有主场,大陆过江客也在剧增中,百货百客,四方城中各自精彩。

香港麻雀馆一向以男性客人居多,近年女性客人明显增加且日趋年轻化,情况如年轻女吸烟客日增一样。外表斯文豪赌女客也因为女性经济独立日渐增多。

经济发达的今天,过往一千几百港元的豪赌已经变成五万十万一把的上落,馆内餐饮是免费的,一般赌注的客人吃喝的都是茶餐室的外卖,万元户豪客却可任意点名香港任何著名食府的食物,麻雀馆会派出跑腿外卖服务,一一满足客人,毫不吝啬。

新加坡好友游走各大雀馆后啧啧称奇,马上约定下次来港要在六、七十年代黑帮开片(械斗)最多的黑点茶餐室里,在血雨腥风的过去共晋晚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