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期末的寂寞

留学就像座牢固坚韧的古城墙——城里布满了一幕幕的好风景,所以城外的人都想进来;但再好的山川草木也有掩盖不了那处寂寞的时候,所以城里的人始终都在想念着自己熟悉的家。

我人生的前19年一直都在新加坡度过,从未离开过父母的庇护,可说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做的且在爸爸妈妈能力范围内的事,他们都会义无反顾地支持。在记忆中,他们从未强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除了遵守他们视如珍宝的“家规”。

不论是隔天有考试,还是爸爸工作有多忙,每晚爸爸妈妈都坚持让我们一家人彼此分享自己一天生活中的好与坏。都说没有打不赢的仗,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但从我有记忆起,妹妹和我就一直与这“家规”对抗,但至今却还未取胜。由此得出的结论是:百战不胜的秘诀不在于抗争到底,而是知难而退;若知道是打不赢的仗,就不要白费力气去打。

去年寒冬中度过的期末和今年炎夏中度过的期末一样繁琐。究竟从容是还是无奈?是焦虑还是烦躁?我也不晓得。去年期末结束迎来的短暂激情转眼间又变成了疲劳交易的心态失调。从迷茫到解脱,再由自由到迷茫,就像是被恶性循环中弥漫着的不定情绪冲昏了头。

迷茫——它不分高贵或卑微,不分成功或失败。唯一的区分在于前者以它为力量,后者因它而沮丧。

想象未来,思考过往的过程有时真会让人感到卑微。或许是寂寞充斥了内心,或许是真的想找个能依靠的肩膀;迷茫地揣摩,像陀螺一样,在没有尽头的坑里打转,日夜转着相同的轨道。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此时此刻的我特别期待每晚接到家里的来电,期盼听见爸爸妈妈的声音,渴望见到妹妹的笑容。一般只会在表面上敷衍几句,但至今却成了我救命的稻草。

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认识了一群来到北京实习半年的南洋理工大学学生,并于上周末和他们一同逛了清华校园。有人可能会批判这样的选择,认为我浪费了一天自习的时间,但我不后悔。

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入睡前心里总是空荡荡的,感觉好像被好多人遗忘那样。尤其在考试前夕觉得自己好像被活生生地埋在好几篇的万字论文和考试中。即使脑子里知道自己必须往前奔跑,但却已经筋疲力尽。这时,疲惫不堪的你是多么希望有人能把你带回到熟悉温暖的家,但你也知道这只不过是你给自己留下的一个念想罢了。

在2171万人口中遇见和你一样说着一口流利Singlish的人时,涌上心头的那股安慰无法用言语阐述。你会顿时觉得4500公里的距离似乎缩小了。家,也似乎离你不再那么遥远。

当我们都回国后,或许我们不会再相见,又或许我们还会再相见。即使再见面时,那浓烈的气息早已散尽,但至少我能笑着对似曾相识的他们说:“谢谢你让我在那陌生的城市里近距离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我既然选择踏上留学之路,就不会后悔。在这“成熟心智”的成长历程中,我发掘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心理变化,在生活本质感受到了自己间接的改变。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个缺口,所以才会不断地寻找让自己不再寂寞的方针。寂寞与孤独、孤单与空虚、迷茫与堕落,划分就在一线之差。前者是正常生理的表现,而后者是心灵上的现象。 如今的我好比在沙漠中穿梭的旅行者。但我不害怕眼前无尽的荒漠,因为我心中依旧有绿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