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欧菁仙:我是新加坡公民

订户
欧菁仙在酒店隔离中投下手中的一票。(欧菁仙提供)

字体大小:

新加坡宣布7月10日大选,我原以为可以在巴黎的大使馆投票,谁知道巴黎并没设置投票站,而离我们最近的投票站在伦敦。可是在这个疫情时期旅游限制严谨,从巴黎入境伦敦必须14天自我隔离。为了慎重对待手中神圣的一票,我决定飞回新加坡参加五年一次的全国大选。

虽然新加坡航空公司还没复航,仍然没有巴黎直飞新加坡的班机,但我却顺利地通过星空联盟订到一张汉莎航空机票。出发当天,抵达空荡荡的巴黎夏尔·戴高乐机场,准备办登机手续时,柜台人员说新航已经改了我的起飞日期,换成前一班, 所以我已经错过了。我在机场干着急也于事无补,直接与新航联系,发现原来新航忘了通知我改班机这个重要事项。在这个非常时期,全球回国飞行指南的状况本来就很乱,我既然固执地要回家投票,就早已怀着整个行程将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的心理准备。所以二话不说,毅然地接受新航的建议,乘搭两天后的长荣航空,在台北转机,顺利抵达新加坡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