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周维介:丑岁话老牛

订户
耕田万亩,沉默过活,低头吃草,冷眼看世界——林书香书法。(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比起其他十二生肖,牛在文化上颇受善待。猴狗鸡猪鼠蛇,在词汇江湖的地位往往贬多于褒。千百年来,牛在文字上所得的褒词还真不赖。

我对牛的好印象,来自母亲。年幼时听她聊家乡事,总不缺牛。忆旧的碎片中,她不忘牛的好,许是念家的缘故。在贫困的村庄,一头牛就是一户的命根子,失去一头牛,像废了左膀右臂,心情沉底显现了它在农家的分量。缘于性格,体积庞大的牛不惹事,它虽动作拙缓,犁田翻土,施施而行,却赢得“夜归喘明月,朝出穿深谷”的肯定。诗人臧克家“老牛亦解韶光贵,不待扬鞭自奋蹄”,活脱脱就是它识趣性情的注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