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痛苦痛快

订户
针灸是一场既痛苦又痛快的疾苦释放。(互联网)
针灸是一场既痛苦又痛快的疾苦释放。(互联网)

字体大小:

每次去针灸推拿,像是到了一个释放疾苦的空间。总听到不同房间的人既痛苦又痛快地大呼小叫,有些甚至是歇斯底里的,特别是年轻一点的男女。从他们和医师的对话猜测,应该也不是第一次针灸推拿,明知必会喊到乱七八糟依然心甘情愿回来“受罪”,可见有疗效。

这些年经常容易颈肩僵硬腰酸背痛,还不时落枕,只有两种治疗对我有用,一是拗骨,一是针灸。拗骨很有效,但觉得有点伤身,担心发出巨大声响的骨头随时断裂,战战兢兢,能免则免。针灸我特别喜欢,因为医师总能神奇地将一针又一针精准地插入穴位,不论扎的是头、颈肩、腰、手指头、脚板,还是屁股,针灸医师都能针针到位,每一针下去都能把最酸痛之处给扎住,然后将之给挑出来,是真正的对症下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