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危险实验》(7/16)

他的表情告诉我他正亢奋。

我们分手吧!

他的表情卡着,兴奋瞬间冻结,血液依然澎湃。他的脸上看不到应有的激情,变脸般换上惊讶的脸谱。他的生理的机制停不下来,可是表情却生硬。

我无法形容他接下来一系列的表情,无法揣摩他的感受,大概是挫折吧!最终他站起来,脸色冰冷而苍白,却掩不住他心里的怒气。我们原本处于在物理限制下无法再亲密的状态,我的话像巨型炸弹,瞬间在我们间炸开,强大力量剧烈的把我们抛开,中间隔着人类所能理解的遥远距离。

此刻,星巴克咖啡馆玻璃窗外有三少男三少女,桌上散放着笔记本和讲义之类。他们没把心思放在讲义上,只是开心的从不同角度用手机拍照。他们摆出各种好玩的姿势,脸上也作出各种可爱的表情。这种纯粹的友谊,仅是享受对方的陪伴,如此简单,在年纪稍长后就会消失。能恢复年少才有的纯粹吗?没有各种现实利益的考量,只有单纯的享受生活或伴侣。你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你要得到什么就的放弃什么。哪有这么多什么?

要什么?

失去什么?

得到什么?

又能什么?

××××

珠风

五年七个月前

今天出席一场文学讲座,在茶点时间跟位稍有名气的诗人聊天。他先是滔滔不绝的大谈筹备的新书,到一半时突然问我写的诗是不是刊登在报纸。我如实回答说我从不投稿,都放在网上。他脸上马上结了层霜,眼神也开始漂浮,似在寻找其他聊天的对象。他无视我存在无故走开跟其他人打招呼。

这种事当然不是第一次遇到,也应该尽量不要再发生,也就是不要再跟所谓作家接触,免得恶心。

8.

天空泛着接近粉红丝的光,志伫立在芽笼路和芽笼三巷交接路口的田鸡粥店,他静静的望着芽笼路对面由篱笆围起来的空地,那里就是快乐世界原址。空地上有些建筑机器在黑暗里沉睡,完全不受车流量大产生的噪音所影响。志陷入沉思中。

“珠对快乐世界甚至芽笼很陌生,以致得上谷歌搜索。她或许还得用谷歌地图才搞清楚怎么去快乐世界。当我在她的笔记里看到这两个名词,我完全不思索就知道这两个地方。我在这里怎么说也度过大半的童年。父母离异后,母就带着我从马来西亚老家南下新加坡。当时母亲告诉我是为了避开父亲的骚扰,我年纪太小,完全无法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田鸡粥在深夜里生意不怎样,通常都要等酒吧关门,酒客才会上门来吃夜宵。几个伙计不是聊天就是打瞌睡,一个年轻伙计坐着靠近廊道的空桌,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空间。

“作者把故事设定在被破坏的环境里,人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粮食供应不再如现在般理所当然。人人都被剥去文明的伪装,暴露最原始的动物本能,找寻食物活下去。明俊和康为同时发现地上的一块面包,两人原来是讲求道德和文明的,而且还是生死之交;此刻两人都饿疯了,吃,是他们唯一知道的,其他的虚假伪装都卸下。明俊先发难扑向面包,康为虽然后发但胜在体力较好,所以也没有吃亏。两人撞在一块双手十指紧扣,不让对方妄动。僵着一阵,明俊明显体力不支,往后退一下,手也松了点。这点缝隙几让康为的手脱离明俊,往面包伸出。大概是饥饿的力量,明俊突然来股劲反弹,掐着康为的脖子。康为不甘示弱,也掐着明俊的脖子。两人陷入掐着对方的脖子的僵局。”

芽笼夜晚璀璨的灯花,过了Sims Way来到芽笼三巷,骤然暗淡失去光彩。在午夜依然灯火通明的,是这家占据两个店面的田鸡粥店。有趣的是,两个店面非相邻,而是隔着一条马路。左边那间大部分空间被厨房占据,供顾客使用的座椅不多,倒是对面那间纯粹提供顾客用餐,侍应生常得过马路把各色餐点或饮料送到对面的店面,煞是是有趣。

志站在昏暗的廊道,引来路人的异样眼神。这里人品混杂,一个男子站着发呆有点可疑。志找个田鸡店靠近廊道的空位坐下,年轻伙计马上拿着餐牌过去招呼。

“吃田鸡粥还是煮炒?”

“咖啡乌。”

“咖啡乌!”年轻伙计把餐牌带走,留下志继续看着对面的空地发呆。


点击阅读上一章

点击阅读下一章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危险实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