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蝴蝶昆虫标本藏家张声勇 恋彩衣华美

张声勇被大自然的无穷奥秘吸引,收藏过程中往往惊叹蝴蝶与昆虫之华美。

字体大小:

  你在圣淘沙蝴蝶园与昆虫王国看到的上千个美丽标本,其实不过是该馆董事经理张声勇40年收藏的一部分。他从世界各地搜寻而来的蝴蝶与昆虫标本超过万个,今年8月,他与科学馆合作,将一些稀有的蝴蝶与昆虫标本带到上海新生态公园永久展出。

不少人去过1983年开馆的圣淘沙蝴蝶园与昆虫王国,那里展出的蝴蝶与昆虫标本上千个,还有千只蝴蝶在网内飞来飞去。这不过是该馆董事经理、我国蝴蝶与昆虫培植专家张声勇(63岁)标本收藏的一部分。40年来他从世界各地搜寻而来的蝴蝶与昆虫标本超过万个。

所有藏品中,最为珍贵的莫过于1986年从印度尼西亚安汶岛,以10万美元(约14万新元)搜获的一只雌雄同体的天堂凤蝶。张声勇在圣淘沙展馆内受访时说,雌雄同体是蝴蝶在蛹阶段发生的一种异变,小只的会看到,但是大只的稀有,这只天堂凤蝶竟有18公分大,是野生的(养殖不出这样的体积),举世无双。

藏家于1986年从印尼安汶岛以10万美元购得的雌雄同体的野生天堂凤蝶。

蝴蝶的翅膀状态是否完整,是收藏标本的关键。张声勇说,这类天堂凤蝶主要产自新几内亚、巴布亚与印尼周边岛屿。天堂凤蝶之美在于色彩非常鲜艳,与天堂鸟一样,非常漂亮。

他说:“这些年,蝴蝶标本愈发珍贵,因为热带雨林大量被砍伐,蝴蝶的栖身环境受到影响,赖以生存的食草也少了,愈发缺乏生存空间,所以我早年所收藏的蝴蝶标本显得很珍贵,希望留给下一代观赏。”

天堂凤蝶,青绿色雄蝶(右)像丝绸画布,往往比雌蝶(左)来得绚丽。

上海展稀有品种 

今年8月,张声勇与科学馆合作,把一些稀有的蝴蝶与昆虫标本带到上海新生态旅游公园“睿乐园”(Rimbaland)永久展出,从科普角度传播蝴蝶与昆虫大千世界之美。

20年前,张声勇将他在新加坡旅游景点的管理与经营技术“移植”到中国,协助天津自然博物馆设立新展厅,昆虫厅之外,还有海洋珊瑚水族厅等,并将多年来收藏的贝壳、蝴蝶与昆虫等捐给该馆展出。他也与人合伙在山东的灵岩寺开设水族与昆虫展览馆。

张声勇说将稀有的藏品带到中国,让无法出国的儿童有机会看到,大人得以欣赏,何乐不为?

藏家在日本购得产于秘鲁雪地的透明蝶,翅膀斑点纹路漂亮。

圣淘沙设立展馆

张声勇从小书念得不好,对大自然感兴趣,将鸟类、蝴蝶、昆虫等制成标本,增长相关知识。随着兴趣愈发浓厚,他到世界各地寻找相关标本。早年批发蝴蝶标本,偶然机会下,在圣淘沙做景点开发,展示收藏,设立蝴蝶园与昆虫王国,收入门票,是该岛第一家收入门票的私营景点,访客以学生与游客居多。他也在印尼与马来西亚开设养殖场,进行大量养殖与研究工作。

随着设馆需要,张声勇的收藏随之扩大,到全世界寻找稀有蝴蝶与昆虫标本,尤其热带雨林之印尼与巴西。不过,他指出,随着热带雨林被严重破坏,十年前已越来越难收到好标本。

秘鲁的锹甲科大甲虫黝黑得发亮。

本地蝶虫濒临绝种

在本地就有不少品种的蝴蝶与昆虫濒临绝种。张声勇以原产东南亚的人面甲虫为例说,以前在圣淘沙非常多,现在岛上已绝种,“以前每年有万只人面甲虫在飞,现在一只都看不到。”只要看到人面虫,就知道季节转换,现在它消失了很可惜。

此外,很多蝴蝶品种也已绝种,这是开发国家的特质,尤其凤蝶再也看不到了。以前在甘榜他经常看到蝴蝶满天飞,现在随着组屋密集,众多蝴蝶一起出现的奇观,已是罕见了。

哥伦比亚甲虫“长角牛”角很长,有花纹。

凤蝶(Goliath)在所有蝴蝶品种中特好看,吸引很多藏家,尤其是野生的,更是稀有。张声勇这方面藏品最丰富,达千只。

野生凤蝶在食草——马兜铃属植物中产卵,这种植物某个地区才有,属于爬藤类,蝴蝶产卵得冒风吹雨淋及面对蚂蚁、壁虎等天敌。毛虫成蛹的过程,风险更多,大自然生存法则淘汰率高。普通蝴蝶一个月从卵成蛹,凤蝶则需四个月。蝴蝶世界里,雄蝶的图案色彩比雌蝶来得绚丽抢镜。

闪电蝶(Morpho)产于南美洲,藏家有几十只,大多是十多年前在日本投标到的。尤其12公分的大闪电蝶,非常少见。产在秘鲁寒冷雪地的透明蝶,翅膀斑点纹路色泽美得令人叹息,也是藏家在日本购得的。南美洲也产大蜻蜓、图案华美的蚱蜢与甲虫。

12公分的闪蝶少见,蓝影妖魅,产于南美洲。
20公分大的南美洲绿紫色蚱蜢,很是少见。

南美洲的蝴蝶与昆虫标本,藏家主要购于日本每年的昆虫投标活动。张声勇说,去年的昆虫标本都被中国人高价收购了。然而,他不可能停下来的,因为“大自然的奥秘无穷,总是美得令人惊叹!”

日本购得的大蛾,纹理似山川河流。
南美洲12公分大蜻蜓,透明翅膀纹路典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