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景祥:作弊空间

(档案照)
(档案照)

字体大小:

人生不是每一次都可以作弊取巧,蒙混过去。有时候,不会作弊不是因为太傻,而是不想太聪明,连自己也骗了。

最近一名36岁的行销员仗着体能好,三年内代72名战备军人考IPPT,被判坐牢18个月,引起社会关注。

一名读者还写信给报馆,质问当局怎么那么轻易让人作弊,要国防部给人民一个清楚的解释。

其实,任何制度或规则,都只是防得了君子,防不了小人的。

一生太多作弊诱惑

就拿军中的个人体能测验IPPT来说,除了冒充身份,作弊的方式还有“2.4公里跑五圈当六圈”“引体向上手不放直”“仰卧起坐重复算”“立定跳偷吃步”等,手法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人一辈子充斥着太多作弊的诱惑,重要的不是向谁交代,而是向自己的人生交代。

做学生的时候,作业借同学的来抄,考试偷看别人的卷子,纵使拿到好成绩,最终吃亏的是自己,难道还要老师校长来解释负责吗?

学生还比较好教,是非善恶,一目了然,淳朴的心性也较能受教。

可是一旦踏入社会,价值观全都模糊了。

倘若说,找人代跑IPPT换来及格或金银奖是欺骗的犯法行为,那么职场上,上司拿下属的计划书邀功领赏,又何异于另一种找人代跑的作弊?

找人尽孝是情感作弊

写作的时候,找“枪手”或抄袭别人的故事是作弊;采访的时候,改写或引用而不注明新闻来源也是一种作弊;照顾父母的时候,请女佣以为可以完全取代自己尽孝更是一种情感的作弊。

只是在认知上,很多人还停留在小学阶段,断定只有偷看隔壁桌小明的试卷才算作弊。走出校园之后,“作弊”套上“聪明”的外衣,佯装得堂而皇之,让人可以“问心无愧”地屡试不爽,就像穿上国王的新衣。

无论是生活、工作或恋爱,每一个大小环节如果有心取巧,都可以找出作弊的空间。例如看病时请医生多开几天MC、在外面工作时开小差、报销不相关的发票、和小三幽会谎称在工作、推卸任务时假托自己很忙等。

是心存侥幸也好,是故意欺瞒也罢,在生活中不会有法官来裁定我们的罪成与刑罚,有的只是每个人心中的一把尺。

老师教我们不可以作弊,并不只局限在考场。

没有监考官的时候,不作弊不是要向谁交代,只是不想最后连自己也受骗罢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