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金陵拜访春天 姹紫嫣红总是春

字体大小:

{

中国自游行 彭飞/文图

}

三月春暖,听闻江南已姹紫嫣红,作者飞赴南京,拜访金陵的春天。

长年工作所限,春天只存在于想象之中。如今鸟入深林,最期待错失多年的春光与秋韵。三月春暖,听闻江南已姹紫嫣红遍地,特飞六朝古都南京,入住民宿客栈,每天早出晚归,拜访金陵的春天。

明孝陵景区是赏花胜地,拜访时梅花节刚落幕,梅花山的梅花几已落尽,一些晚梅仍让人惊艳,不论朱砂艳妆或素白淡雅,都点染着春天。每一棵梅树都有各自的风采,每一朵梅花也展现不同的清姿,穿梭梅林间,感觉春天就在身边。

梅花山东侧有当年东吴大帝孙权陵墓,一片荒凉,明朝朱元璋的孝陵神道霸道地绕前而过。金戈铁马一代豪杰也罢,驱除鞑子的开国独夫也罢,雄图霸业都叫雨打风吹去,流散尽了。孝陵成了观光景点,陵寝任人指点践踏,倒是孙权墓周遭广植花木,每逢春季花团锦簇,游人不绝。孝陵神道尽头有片独特的福冈中日友好樱花园,不见多少访客,满园白色与粉色樱花正盛放,静坐观樱亭,樱花随风飘落,宛若仙境。

孝陵还有满枝隽雅的白玉兰和梦幻般淡紫的二月兰,相约来赴春天盛会。梅花山一带的桃花也适时绽开,桃花艳得有些霸气,一棵桃树便撑起一片风景,踩着厚厚落叶去看桃花,细碎脚步声与满树春色,回味唐诗与宋词的意境,在万紫千红里纵情想象生命中所有的华美。

六朝古都与郁金香

古都总有厚厚历史文化沉淀,陈旧也感觉沉重,走过千年废墟,轻敲百年城墙,仿佛听到来自遥远的幽幽呼唤。也许唯有春天能让一座沉睡的古都苏醒。

南京号称“六朝古都”“十朝胜会”。东吴、东晋、南北朝时期的宋、齐、梁、陈,建都南京。之后南唐、明朝(洪武帝、建文帝)、太平天国以及中华民国也定都南京,一共十朝。

1842年鸦片战争后签订《南京条约》就在南京静海寺,1858年英法联军侵犯中国签订《天津条约》,南京被列为通商口岸对外开放。1931年中华民国定都南京大事发展,要将南京建设成最先进城市,但遭日军屠城,满目疮痍,战后欲重建却因内战,最终国民政府败走台湾,南京沦为二线城市。  行走南京城区,常有历史沧桑感,除了古代遗迹,许多建筑仍镶嵌着民国记忆,洋味十足。春天拜访南京,会感受浓浓西洋风,南京中山植物园主办的“燕雀鸣春”其实是欧洲花卉展,可以尽情观赏欧洲春季的郁金香、洋水仙、风信子、三色堇、罂粟等鲜花。

走进植物园,触目都是花的海洋,郁金香的独特风采几乎是天然焦点,洋水仙与风信子的浓郁芬香随风相迎,每一步都赏心悦目,心旷神怡。游园当日遇细雨,隔水远观郁金香花丛,色彩清淡,宛如兰花姿影,别有一番诗意。

隔天再乘搭地铁远赴绿博园赏花,园区沿途桃花怒放,昨夜阵雨,小径落英缤纷。绿博园尾端特设一个荷兰园,模拟荷兰埃因霍温(Eindhoven),缤纷多姿的郁金香是主角,衬托荷兰乡土民居、农舍与风车,展现异国风情。

荷兰号称郁金香王国,法国作家大仲马曾盛赞郁金香:“漂亮得使人睁不开眼睛,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世人常误以为郁金香源自西方,中国各地方兴未艾的“郁金香节”也常遭“崇洋媚外”之讥。

其实,郁金香原产于中国古代西域及西藏、新疆一带,后沿丝绸之路传至中亚,16世纪明朝时期由中亚传入欧洲。中原文化历来尊崇梅花、兰花、桃花,形成独特文化内涵,对边疆异种兴致索然,如今郁金香荣登世界花后,经济效益高涨,高调回归中国不过是种常态,民粹们无须对此无限上纲。

郁金香的美是强烈夺目的,与中国人崇尚的含蓄内敛相抵触,要进入千家万户,融入东方文化氛围,仍有漫长道路。

历经十朝兴衰的南京,应当有更豁达与宽广心胸,拥抱自己的梅花与桃花,宽待日本的樱花,也接纳西洋的郁金香,这个城市的春天将更加璀璨。

南京人樱花情结

南京是个新旧交替中的城市,这千年古都因近代际遇,糅合着对日本的爱恨情结,历史伤痕确实不易愈合,但花朵是跨国界超越种族,两地的樱花同源同种,也几乎同时开放,点缀着美丽的春天。

目前,中国有樱花林的城市已多达数十个,每年樱花时节,游人如鲫,盛况胜似东瀛。到南京前上网搜索赏樱资料,发现当地人热爱樱花,绘制各种赏樱地图,设计赏樱路线,对本土樱花充满自豪,无须远赴京都也能观赏同样美景。

按攻略指引,首站到明孝陵,沿梅花山欣赏晚梅,再穿越让人发思古幽情的神道,便来到福冈中日友好樱花园。该园有日本福冈各界捐资而于1995年建成,后南京市政府拨款扩建,占地60亩,樱花3000多株,并在樱花林中种植梅花。进园只见一片素白与粉红花树,根本无从辨识樱花与梅花,这应当是极其美好的体验,花期靠近,花色接近,都是纯美高洁的象征。

随后乘搭公交巴士到莫愁湖。这里的樱花源自日本江户的吉野樱,近百株树龄超过30年的樱花聚集成林,粉色花朵汇成一片迷人春色。在樱花林倘佯良久,斜阳余光隐没莫愁湖中,风中阵阵料峭春寒,花瓣随风而落,朦胧间像雪花轻飘。

隔天造访玄武湖,湖中有个樱洲小岛,种植一千多株不同品种的樱花,每年春天赏樱人络绎不绝。樱洲四面环湖,可眺望远处灵气所钟的紫金山,一些粉樱正值盛花期,湖光山色配搭似锦繁花,就如天然画卷。

玄武湖有片连绵数公里明城墙,沿城墙走到解放门,出口处便是南京最具人气的鸡鸣寺路樱花大道。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1978年南京与名古屋缔结友好城市协议,成为中日间首对友好城市。名古屋捐赠南京一批樱花树,大都种植在鸡鸣寺路的道路两旁,每逢三月春暖,繁花满树,赏樱榜上排行第一。

今年鸡鸣寺的樱花在3月19日进入盛花期,我们3月底到来观赏,枝头仅剩疏落花朵。樱花本就属于花期较短的春花,长则两周,短则三天,若遇上刮风下雨天气,转瞬便落英满地。日本人钟爱樱花,便是基于它短暂但却绚丽的生命,以及欣赏它陨落时的宁静与素洁。刚从玄武湖樱洲欣赏满树盛放的樱花,如今见到了凋零的花树与沾尘的落花,一个生命的周期大概即是如此,仰头瞻望鸡鸣寺千年古塔,心头一片怅惘渐渐转为释然。

之后几天,两度经过拥有樱花大道的南京林业大学,我们只轻轻望着古色古香大门,却没进去一探。

金陵的春天姹紫嫣红,金陵的梅花樱花一样灿烂迷人,这座历经千年沧桑的六朝古都,应当尽快摆脱那沉积已久的伤痛与沉重,走出寒冬的阴郁。来年拜访金陵,希望也能看到南京人心里有个春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