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士司机不再白天洗肾 夜间洗肾觉照睡 白天开车收入增

德士司机周文祥表示,夜间洗肾让他的工作不受影响,能早开工早下班,收入也增加了50%。(赖南达摄)
德士司机周文祥表示,夜间洗肾让他的工作不受影响,能早开工早下班,收入也增加了50%。(赖南达摄)

字体大小:

52岁德士司机四年前肾衰竭,白天洗肾四小时,导致他得开车至深夜以补贴家用。他在一年前转为夜间洗肾,睡时洗肾七小时半,不仅体内毒素清除得更干净,“更有力气帮乘客提行李”,收入也增加一半。

住裕廊一带的周文祥(52岁),20多岁就患上糖尿病和高血压。

尽管如此,他坦言自己“重口味”,长期没戒口,外加工作忙碌,肾脏功能在步入中年后开始衰退。

2013年9月底,他有天在家突觉呼吸困难,被救护车送入院后,开始了洗肾生涯。

周文祥忆述,他每周洗肾三天,每次四小时,最初选择早上6时到中午12时的时段。身为德士司机的他,经常洗完肾就赶去开车,一直工作到午夜12时。

去年3月,全国肾脏基金会(NKF)在裕廊西91街第940座组屋成立本地首个24小时洗肾中心。

这家由诗丽瓦塔纳帕迪慈善基金会(The Sirivadhanabhakdi Foundation)资助的洗肾中心,提供夜间洗肾服务,经医生批准的病人可在这里通宵洗肾。

周文祥得知后立刻报名,将洗肾时间改为晚上10时至清晨5时30分。

也因此,他能调整工作时间,早上7时出车,晚上8时收工,与妻子和21岁女儿共度天伦。

周文祥昨晚受访时说:“当初洗肾,最担心经济上应付不来。白天洗肾也影响工作时间,每个月最多只能赚2000元。现在,我能在夜间洗肾,隔天就有精神工作,月入增加到3000多元。”

他说,身旁朋友也观察到,他气色改善,人也越来越有活力。“以前帮乘客提行李,会觉得提不起劲,现在比较有力气了。”

洗肾后,周文祥的胃口也恢复了,体重从四年前的61公斤逐渐增加到71公斤。

他笑说:“虽然有些病人会因为洗肾而难以入睡,但情况因人而异,我是一插针就呼呼大睡的人。”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7年6月3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