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场限50参赛者 公众不能观赛 全国校际运动会最多八选手互动

全国校际运动会由新加坡小学体育理事会和新加坡学校体育理事会举办。在教育部长黄循财(左二)、新加坡学校体育理事会会长刘德荣(左一)和新加坡小学体育理事会会长钟蔚芬(右一)的见证下,参赛学生代表在昨天举行的开幕式上点燃圣火。(唐家鸿摄)
全国校际运动会由新加坡小学体育理事会和新加坡学校体育理事会举办。在教育部长黄循财(左二)、新加坡学校体育理事会会长刘德荣(左一)和新加坡小学体育理事会会长钟蔚芬(右一)的见证下,参赛学生代表在昨天举行的开幕式上点燃圣火。(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教育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为开幕致辞时说,“这样做是为了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即使有人感染病毒,不同学校运动员间传染的可能性也较低,我们可以快速隔离病例,防止多所学校暴发大感染群。”

我国规模最大的年度青年体育赛事——全国校际运动会暂停一年后恢复举行。在冠病疫情下,为保障学生选手安全,今年的赛事多了不少安全防疫措施,如比赛场地最多只能有50名参赛者、允许最多八名选手场上互动、各校选手须全程待在指定区域不能混坐一起,以及公众不能观赛等。

全国校际运动会(National School Games)开幕式昨天(3月31日)在淡滨尼天地举行,教育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为开幕致辞时说,今年只恢复29项运动中的12项比赛,是根据两大考量作出的艰难决定,即运动无需身体接触,以及能尽量减少跨校选手之间接触。

“我们这样做是为了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这样即使有人感染病毒,不同学校运动员间传染的可能性也较低,我们可以快速隔离病例,防止多所学校暴发大感染群。”

因冠病疫情缘故,原定有约6万名学生参赛的全国校际运动会在去年1月开幕后被叫停,随后在5月取消,是自1959年首办活动后首次停办。原计划今年2月开跑的本届赛事在年初也宣布延期至今。

12项恢复赛事的项目是:排球(三对三)、羽毛球、保龄球、高尔夫球、体操、跳绳、藤球、射击、乒乓球、跆拳道品势(Poomsae)、网球和武术。

一些项目仅设部分组别。其余17项运动如篮球、游泳和田径等,则因涉及长时间肢体接触,或在比赛期间各校学生之间会有交叉互动,今年仍暂停进行。

目前开展比赛的组别有初级学院学生的A组、中三至中五学生的B组,以及小五和小六学生的小学高年级组别,参赛人数约为1万2000人。教育部上月曾表示,有计划在6月底的第三学期恢复中一和中二学生的C组,以及小三至小五学生的小学低年级组别(小五学生分组因运动项目而异)。

排球设分区赛场地也缩小

黄循财说,视乎疫情情况,教育部接下来会考虑恢复更多运动项目和组别的赛事,并参考日本奥组委等国际机构的作法,松绑一些防疫措施,如允许观众入场,但只能鼓掌助威,不能呐喊等。

黄循财也理解,无法参加全国校际运动会的学生会感到沮丧,他鼓励这些选手继续通过训练夯实技能。“要记得,卓越的体育成就并不仅仅取决于你在全国校际运动会的成绩。它必须不止于此。结构合理的训练课会挑战并促使你达到并保持高水平的运动表现。”

排球是今年全国校际运动会中,因应防疫措施作出最多调整的项目。除了只设分区比赛,并将原本六对六的赛制改成三对三,比赛场地也缩小,小学组改在羽毛球场比赛,中学及以上的组别场地也缩小,长度和宽度较标准排球场的各缩减一米,网高也调低四公分。

昨天代表花菲卫理中学出战女子排球B组南区比赛的中四学生叶紫萱(16岁)受访时说,她在今年2月才知道临时调整,这也给全队备战带来极大挑战。“一开始我们很紧张,因为每个人要照顾的范围更大,要求的技术更全面,相当于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我们要临时调整整个比赛战略。”

她坦言,去年在不知道排球比赛会否恢复的情况下持续训练,士气一度受影响。“我们就多和队友待在一起,相互鼓励……现在经过辛苦的训练,终于可以参赛了,感觉很兴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