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审慎踏出国际航旅第一步

新中“快捷通道”将率先于新加坡以及上海、天津、重庆、江苏、浙江和广东之间实施。(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我国和中国将在本月开通往返两地的“快捷通道”,让有旅行需要的商务及公务人员,在出入境时进行冠病检测,免除入境须强制性隔离14天的防疫安排。这是我国踏出恢复国际旅行的审慎第一步。

冠病疫情暴发以来,世界各国实施不同程度的封城锁国政策,暂停国际交通和人员往来,导致全球化建立起来的跨国商贸、旅游、会展等经济与人员交流陷入停顿,对各行各业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例如,我国装修业近期复工,但很多工程难以如期进行,因为不少装修工人是每天往返长堤两岸的马来西亚籍员工,目前仍无法入境我国。

新加坡作为国际都会和航空枢纽,拥有大量外籍人口,也有非常活跃的跨境经贸和商旅活动。樟宜机场原本每个星期有7500趟航班起降,每年接待超过6560万人次的出入境旅客。然而,疫情期间,新加坡航空公司取消了96%的航班,樟宜机场的抵境班次减少了九成,第二和第四搭客大厦暂时关闭停用。

不少在其他国家工作的新加坡人回国庆祝农历新年后,因各国暂停国际交通往来,而在节后无法离开新加坡重返工作岗位;也有不少在本地工作的外籍人士无法出境,或者无法从其他国家返回新加坡上班。

冠病疫情确实可怕,而且从其他国家逐步解除封锁后的经验来看,暴发第二波疫情的风险是存在的,冠病短期内难以根除的可能性也很大。面对这种情况,作为国际都会和航空枢纽、以国际市场为腹地的新加坡,不可能一直把国门关起来。我们必须为恢复国际交通和旅行作打算。

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第二波疫情的暴发点往往集中在人流密切接触的领域,如娱乐休闲业。国际交通如飞机、列车、邮轮等,属于密闭空间,旅客长时间比肩而坐,因而存在冠病传播风险。不过,各国政府还是可以做好出入境检疫工作,业者也可强化安全措施,包括在旅程中调整服务模式,将潜在冠病病例及时拦住,将跨境传播风险降到最低。事实上,从新中两国达成快捷通道的细节安排来看,是有可能阻挡病例入境的。

目前的安排是,有需要往来新中两国的人员,须事先提出申请和获得审批。离境前48小时和入境后须自费进行冠病检测,等待结果时须自我隔离约一两天。检测结果呈阴性者,可在接待方的监督下,直接展开公务或商务行程,无须接受强制性隔离;呈阳性者则须在当地自费接受医疗护理。不过,在抵境后首14天,有关人员须严格遵守出行前申报的行程,须使用我国的“合力追踪”或中国的“健康码”应用,也不能乘搭公共交通。

这些限制是极为审慎的安排,因为不必强制性隔离14天,而以略微不便的限制取代,让旅行人员和接待国民众都可感到安心。此外,接受冠病检测须自费,也是合理的规定。虽然检测费从数十元至数百元不等,但若企业或公共部门认为雇员有必要出境,就应当把这些成本也纳入考量和自行承担。

中国是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新加坡则是中国最大的投资来源国,人员往来长期中断,不利于两国密切的经贸关系。新中快捷通道率先于新加坡以及上海、天津、重庆、江苏、浙江和广东之间实施,也是因为这六个省市都是两国重要合作与投资项目的所在地,包括苏州工业园区、中新天津生态城,以及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等,有必要允许须要往返两地的人员恢复旅行,否则许多重要工作会停顿下去。

这种快捷通道的做法,在国际上又称为“绿色通道”。我国也正在同新西兰、澳大利亚、韩国和马来西亚探讨类似安排。冠病切断了国与国之间的人员交往,要恢复过去自由跨国旅行,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可以像签署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那样,两个或几个疫情风险相近、互相信任的国家,可以达成双边或多边绿色通道安排,再随各地疫情趋势而逐步扩大或缩小。这是恢复国际旅行必要而又审慎的可行做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