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蕾:教育这笔账

字体大小:

五湖四海

让孩子接受良好的高等教育,是许多父母毕生的追求。在全球最热门的求学地如美国和英国,普通大学平均每年的学费在3万到4万美元之间,且年年有上升之势;三至四年普通学位的教育成本,最少也要10万至20万新元。

父母血本倾尽,无非是希望孩子在接受高等教育后,至少将来能有个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但是,面对新科技的颠覆,目前被视为高收入的工作职位似乎将逐渐消失。大学毕业就失业,或许很快就会发生。

新加坡目前每届大约有35%的学生可以进入到公立大学,到2020年这个比率会上升到40%。政府的预测是,40%的大学毕业生将是就业市场所能够吸收的。也就是说,在未来三年,如果人力市场上的大学毕业生超过了40%,多年的寒窗苦读和父母投入的学费,可能连换取一份工作都有问题。这样的现实,听起来相当心寒。

除了家庭,在教育投资上付出最多的是政府。政府通过资助教育来提高劳动队伍的素质,劳动队伍则通过就业来维持和提高生活水准,同时以缴付个人所得税的方式,让政府在教育方面所投入的资金,重新回返到财政体系中。

政府在教育领域的投入更多,就应该有更多高质量的劳动力队伍;同时劳动队伍也应该有更高的收入,所支付的税额也应该更多,从而带动良好的循环。

但如果接受了高等教育的队伍,却从事不需要高等教育的职业,政府的巨额津贴就算是打了水漂,绝对是资源错置。

政府如果回收不到在投入上所应回流的资源,导致财政紧缩,无疑会进一步影响在教育领域的拨款。如果教育成本持续上扬,这部分的负担将由家庭和学生来承担。诸如此类的恶性循环,最终会导致社会流动性的枯竭,让希望通过接受教育来改变现状的社会底层彻底绝望,造成更恶性的社会分化。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最新的调查显示,以人均统计,美国的教育投入以3400美元占据首位,其次是英国的3200美元,法国和德国位居第三和第四。但是,如果以教育投入的效益PISA(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指标来看,新加坡持续排名在全球的前位,并在2015年取得了冠军佳绩。

PISA是一项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显示新加坡学生在科学、数学与阅读领域的技能掌握全球第一,有能力应付未来世界的转变。这个排名通常被理解为新加坡的学生资质好、双语强,但如果从教育投资的层面看,这其实显示政府妥善地利用了教育资源。

资源的多少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如何善用,以及如何动用最少的资源来获取最大的收益。从家庭的财务规划看,孩子的教育支出,特别是海外教育费用,是除了老年退休生活安排之外最重要的一项开支。我们应该好好算一算这笔账,将该用的钱用在刀尖上。

为人父母的伟大,就在于对子女义无反顾的付出。几百年来,我们的传统思维都定格在“好学历=好工作”“好工作=高收入”的模式上。但如果这种模式即将失效,我们是否还应该固步自封,停留在单纯的学历追求?

学习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旅程,教育绝对不是完全用数字来衡量回报的地方。在未来的职场,或许一门手艺或者一项技能的掌握,将远远超过一纸文凭。审时度势的人,应该知道自己的定位,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以不辜负自己的人生。

(作者是私人银行从业员,本文仅代表个人立场 tanlei@singnet.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