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志龙、洪俊扬 疫情下开餐饮店

左图:杨志龙的日本餐生意因为防疫措施改为做外送服务。右图:洪俊扬的印度餐馆开张不久就受疫情影响。(互联网)
左图:杨志龙的日本餐生意因为防疫措施改为做外送服务。右图:洪俊扬的印度餐馆开张不久就受疫情影响。(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本地艺人杨志龙和洪俊扬冠病疫情下越战越勇,陆续开店做饮食生意,杨志龙的日本餐档口SG Umami上周五(5月28日)开张做外卖生意,洪俊扬的综合式餐厅和印度餐馆都在上个月正式营业。

杨志龙在加冷一带工业区里食堂售卖日本餐,他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说:“我们在上周五开张,原本是准备做堂食生意,但是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打乱了计划,现在只能做外卖,而且暂时只卖日式比萨,因为一些原本在菜单上的食物不是那么适合外送,怕会影响食客对我们的印象。”

虽然只外送比萨,但生意比他预期中好,让他十分惊喜,“周末的生意很不错,让我更意外的是,周一午餐时,我们的比萨就卖完了。”

本地疫情尚不稳定,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开档口?杨志龙说:“做生意本来就是冒险。我和搭档去年在线上推出新加坡猪肠粉卖得很好,所以我们决定把赚到的钱拿来投资。”他透露猪肠粉生意已经上了轨道,接下来计划开设实体店面。

疫情去年在本地爆发后国人逐渐习惯叫外卖的生活形态,这看似将成为我们的新常态,但杨志龙对此有所保留,“我们地方小,不像其他国家地方大比较需要外送服务。新加坡人还是喜欢到外头堂食的,只是疫情让国人稍微改变了消费方式。我还是希望能做堂食生意,毕竟一些食物打包后口感和味道就不同了。”

洪俊扬生意受影响

洪俊扬全新概念的餐厅CAF(ClickAFood)今年一月首阶段开幕,上个月正式开业,而位于东部商场内的印度餐馆BananaBro也在上个月开店。

洪俊扬受访时透露,印度餐馆受突如其来的防疫措施影响,“到商场打包的人不多,而我们因为刚开店,外送服务还无法启动,目前只能自己安排送餐。”他的泰式船面店也无法幸免,生意猛跌了90%,CAF营业额则下跌20%到30%,所幸手摇饮料品牌Machi Machi的生意没受到太大影响。

他感慨地说:“餐饮业在禁止堂食的情况下,是很难生存的,这对我们的伤害太大了!”

外送料成新常态

洪俊扬当初计划开CAF时,考虑到疫情所带来的改变,决定主攻外送,他说:“疫情让我们看到外送餐饮的商机,大家也开始意识到这将是新常态。”

因此,他把餐厅开在邻里的店屋,这样一来送餐员取餐更方便快捷。店里的餐单多样化,包括韩国料理、本地美食、泰国餐和西餐,洪俊扬解释说:“人们叫外卖时,通常选择很受限,你很难在同一家店买到不同的食物,所以我想到多买几种料理,这样一家人订餐就有不同选择。”

林慧玲卖酸种面包抢手

林慧玲和家人携手做网络生意(The Lim’s Kitchen),售卖酸种面包,开业4天就卖断货,供不应求。

The Lim’s Kitchen在IG感谢顾客的支持,透露六月的订单已经满额,并不再接受IG上的订单,待他们的网站启动后,才接受7月份的订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